阿建是我的鄰居,在銀行上班。上個月我們兩家人一起聚餐,席間聊得很愉快,只見阿建心事重重,多問了幾句才知道,他已經在銀行待了15年,負責銀行客戶的信用與貸款審核工作,從第一線基層員工做起,做到了基層主管的位置,底下還帶了幾位資淺員工,管理職的工作壓力不小,自己還要負責看不少的貸款案子,年屆四十的身體與心靈狀態,已不能與二十幾歲的小夥子相提並論。

我:「你的工作應該如魚得水,怎麼會看起來悶悶不樂呢?」

阿建:「一個男人連自己的下班時間都無法掌控,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我:「蝦米,這麼嚴重?說來聽聽吧。」

阿建:「去年來了個新主管,非常重視節省成本這檔事,部門很缺人,我提過要補人,補了半年,連個鬼影都沒補到。」他又接著說:「我不想每天桃園台北開車上下班,還要搞到晚上八、九點才能走,有天,索性六點半就閃人,連續三天後,就收到長官關切的Email,氣死我了。」

我:「你準時下班老闆也知道喔?」

阿建:「廢話,他就坐在我右後方。」

我:「哇,那壓力大了,然後呢?」

阿建:「然後?然後就被一對一面談啦,氣死我了。以前晚上沒事還好,現在小孩念了國小四年級,我老婆希望我負擔一點小孩功課的教導與日常親子教育,我真的很為難。」

他老婆也在旁邊苦笑著。

我:「老闆為何希望你晚一點走?」

阿建:「還不是部門缺人,老闆希望我多看一點案子,我在工作時間都有達成KPI,我不想加班不行嗎?」

三明治世代的宿命

像阿建這樣的朋友不少,對於工作雜事時常碎碎念,但又離不開這工作,雖然是雙薪家庭,但還要養兩個小孩、奉養雙方父母,加上房貸與車貸的壓力,最後看在15年的工作資歷份上,只能繼續做,抱怨歸抱怨,也不敢怎麼樣。這就是三明治世代的宿命。

但我最關心的還是:「為何中高階主管沒下班,基層主管就不能下班,這是哪門子道理?

以前我在房地產擔任店主管時(約莫民國83~88年),當時很流行這種管理模式,大家都在比晚下班的,沒家累也就罷了,晚上跟同事打打屁、聊天吃飯,雖然對工作沒太大幫助,不過對於同事情誼與革命情感,的確能累積不少能量。

但問題是我有了小孩之後,肯定不能這樣拚了,若是工時長等於績效高,那也無可厚非,但問題是,工時長等於耗能高、效率低,像是慢性病的惡性循環,很容易逼走,或嚇走一些菜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