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軍人,高科技公司的CEO,政黨黨主席。這三個專業職位,你會希望你的孩子做那一個?如果你的孩子告訴你,他每個職位都要做做看,你會怎麼回答他?

1967年7月,納胡坦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的父母在剛打完「六日戰爭」後的一個月,從美國加州移民到以色列。一開始,他們先到以色列政府開設給新移民的語言學校就讀,接著開始做以前在加州的事業-房地產仲介。他們胼手胝足的打拼,成功的在以色列持續了跟在美國時一樣的富裕中產階級生活。沒有太多的經濟與政治資本,沒有太多的人脈。對他們而言,兒女長大後成為一個某個領域的專業成功人士就也很棒棒了。

他們當時那裡可以想得到,出生於以色列,從小就立志要做個好職業軍人的兒子納胡坦利,卻在長大後服了6年兵役,取得專業軍人資格,突然決定他「受夠軍隊生活」而退伍,接著唸完以色列最好的大學––希伯來文大學的法學學士之後,與幾個朋友合夥新創高科技公司,花了4年時間在美國奔走公司的投資,產品的買家,然後最後以美金一億四千五百萬的價格賣掉公司,從此變成百富富翁。

他們也沒有想到擅於公司營運、商業談判的納胡坦利,做了幾年的CEO之後又決定再度改變生涯方向,開始從政。更讓他們吃驚的是,做上以色列總理本雅明.納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的首席幕僚,加入最大右派政黨之後,納胡坦利卻在40歲生日一過完後就跳離團結黨(Likud Party)成立自己的新政黨,並且在隔年的國會大選中一舉搶下10%的國會席位,在聯合內閣中取得經濟部長的地位。不只成為以色列政壇上閃亮的明日之星,也被以色列總理視為芒刺在背,嚴重威脅總理本雅胡在以色列右派勢力上的地位與聲望。

納胡坦利目前43歲,以色列經濟部長,已婚,有個很會做菜的老婆、4個小孩。短短20幾年的時間,從職業軍人到大學畢業到IT產業 CEO 到未來政治明星,換生涯跑道跟換衣服一樣容易,他是怎麼做到的?

是因為他聰明過人?天賦異稟?貴人多又運氣好?

這些都不是正解,正解是他用盡了以色列社會中彈性、扁平、低進入門檻的好制度!

第一個好制度:學校教育

以色列是個多移民國家,政府把教育(移民)下一代的責任完全扛在自己身上。這兩年才將義務教育向下延伸到3歲(也就是幼稚園小班)。教育系統鼓勵父母在家講母語、小孩在學校學希伯來文。並且大力投注資源協助學習落後與資優的小孩。納胡坦利在這種體制之下長大,不只說得一口好希伯來文,英文也非常的流利。這對他未來的各種事業都有相當大的幫助。以色列教育鼓勵孩子同時使用幾種語言生活,像是第一位衣索比亞籍的外交官,也同樣是因為母語流利,希伯來文也非常好,而被派駐他父母的家鄉衣索比亞。

第二個好制度:軍中人脈與選才系統

以色列因為人口少(約800萬人)而戰爭頻繁。採用全民皆兵的義務兵制度。男生三年,女生兩年,年滿18歲就得放下所有人生大小事當兵去。軍方對於18歲小毛頭的常識與專業能力一直不甚滿意,所以在40年前就開始自己的菁英計劃:Talpiot program。

他們到各高中尋找最優秀的學子做為候選人,進行各種測驗(包括智力、體能、心理測驗)後選出前25人。這些菁英中的菁英(跟出身完全無關)軍隊出錢讓他們先唸完大學,之後必須在軍方相關專業單位服役6年。這個計劃到目前為止沒有替軍隊贏得多少職業軍人,也就是大部份的人唸完書,服完6年兵役就離開軍隊,但卻替以色列的各行各業培養出不少領袖人才與一流的國際學術人才。

除了這類的菁英計劃,以色列很多部隊有各自的專業產出,像是8200部隊就因為頻出新創高科技產業人才而被以色列與西方各國的科技產業公司盯上。很多公司徵才直接鎖定曾在8200部隊服務過的人士。

納胡坦利不是Talpiot 計劃中的超級菁英,也不是在8200部隊服役。他服役的單位是以色列軍隊中的菁英特種部隊,負責深入敵地的情報收集以及反恐與人質救援行動。另外有很多任務是秘密行動。納胡坦利在軍隊中帶領百人小組進行各種敵地活動,參與過不少大小戰役。這個單位不出高科技新創公司人才,但出政治領袖與高級國軍將領。納胡坦利受惠於軍隊生活中的人脈網絡。在這裡,他認識了班.安諾許(Ben Enosh) ,在納胡坦利大學畢業後,找上他一起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