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總,如果我再修第二外國語,對於將來找工作會不會有幫助?」

問我話的是一位年輕人,當年他聽從父母建議,念了一個熱門科系,但並非是他的興趣,他一直想藉由修課或增加專門技能,未來再轉到其他領域,我告訴他: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關鍵,你還是應以你的興趣為主,努力充實,證明你自己的motivation(動機)。」

除了英文和日文外,我不相信語文對工作的幫助,但如果你能說幾種語文,我會認為你有多元才藝及良好學習能力,這對找工作是加分的。

時代和環境在改變,有些冷門的東西會突然變得熱門。以前我很同情「東方語文學系」的學生,學習韓文?這怎麼可能有用,誰知道30年後的今天?但這不代表每個人都應去學韓文。

我1987年從美國商學院畢業時,當時最熱門的公司是微軟,甚至超越麥肯錫和高盛,全班有9個同學進入該公司,而這些人後來也都因為股票賺了不少錢,但微軟今天在什麼位置?不論是美國或台灣,Google已成為年輕人最嚮往的公司。

達斯汀.霍夫曼主演的1967年經典作「畢業生」,中間有一幕是一位長輩對這位大學畢業金童提供職場建議:「One word, plastics」,提醒他plastics有無限前景。

七十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時很多人去念化工,我自己當年考上台塑卻沒有去報到。石化被電子業超越了很多年,前幾年因為美國頁岩油,一下子又變得熱門,沒想到全球政經局勢大反轉,造成油價暴跌。

台灣年輕人還是習慣讓外界定義自己的未來,所以會去追求別人認為有用的東西,比如說念觀光系、考CFA(理財分析師)執照、或修第二語文,但沒有注意到外在環境的改變,也沒有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追求真正的興趣。

台灣大學過剩,缺乏技職生,整個教育制度需要翻轉,大學本身就是轉型對象。現在學生已可透過線上MOOC,修習全球如麻省理工學院和史丹福課程,傳統學位價值越來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