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幾星期前,美股活動結束之後,有個年輕小夥子總是認真請教有關於資產布局,以及美股投資該注意些什麼事項。是的,這一個81年次的年輕人M,是一位外表看起來還是學生的小夥子。

M發問了一些問題後,畢德歐夫當然是告訴他先以全球型ETF、國家型ETF、產業型ETF,去作一個基本的切入,等之後操作熟悉度高了之後,就可以慢慢的選擇自己喜歡的公司進行長期投資,當然短線操作也是ok。端看個人功力!

M誠懇的提出問題,看似他只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

直到他跟我說:「畢大,我想請問如果操作美股ETF需要很多錢嗎?因為我擔心要買進這麼多ETF,跟美國公司,是不是需要很龐大的資金?」

畢德歐夫笑著回說:「美股最小單位是1股,剛開始投資,資金其實不需要很多。只是你還年輕,未來如果踏入職場可以慢慢培養專業能力,累積更多資本,這樣子彈夠多當然會更好操作。先從人生第一個100萬開始吧!」

在交談之中,畢德歐夫得知M有在操作外匯保證金,而這波歐元的下殺時間,長達八個月之久。M正是這波歐元下殺的得利者,一路放空並且加碼...而這幾個月的時間,收入百萬不是問題,大概就是睡個覺起來又多了好多錢的概念。(年收百萬?不,是月收近百萬。)

我聽了其實也是很訝異,因為M發問的很多問題,在在顯示他對於投資的領域只是基礎。別說台股市場一問三不知,台期指貨與選擇權更是一竅不通。

但是M在這波的歐元下跌當中,卻真真實實的獲利8位數以上的數字,甚至高達9位數(不便透露,請多見諒)這讓畢德歐夫想起一句話...那就是身為一個交易者跟經濟學家最大的差異:「歐元區國家怎樣不關我的事,重點是歐元跌,我就做交易者該做的事。」

預測正確與否從來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當發生與預期不符合時,你會做哪些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