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遇到一位以前的大學同學、曾經一起申請創業的夥伴,他告訴我們:「看到你們,才回想起那時候多『Crazy』(瘋狂)。」

「Crazy?」我幾乎笑出來。

「對啊,」他說:「那個時候,什麼都敢想,什麼事都有可能!」

他輕輕的笑了一下。輕輕的。

他坐在旁邊的太太察覺其中有點哀傷,提醒他:「啊呀,還是現實一點,不然房貸誰繳?」

我們幾個男生都沉默了一下子。

回家以後,我一直在思考那個沉默。

我想起的,那位同學所講到的Crazy討論,當時我們讀到「比爾蓋茲」,就想說我們也來變成比爾蓋茲吧!我們看到「楊致遠」,還曾說他算什麼,讓我們也來變楊致遠吧……。

我想,每個人都曾有這個時光吧!

你應該也是這樣吧?

重點來了。

回家後,我突然想起去年在大學演講,同學問:「念大學真的有用嗎?」

我向來很注重念書,但當下我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答案,來回答那個沮喪的提問者;當下,我試著回想我的大學生活,我很肯定它對我有非常重要的成長,但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個成長到底是什麼!

但,在那一場大學老同學的對話後,我突然「想起來」了。

大學四年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