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愉(Joy Chen)

出生在美國,杜克大學畢業後,在加州洛杉磯大學分校(UCLA)獲得MBA和城市規劃碩士學位。曾任洛杉磯前副市長,現居大陸,成為全球頂尖的海德思哲人力資源公司負責人。

生活中萬事皆有定時。我擁有了夢寐以求的事業,找到了夢寐以求的丈夫,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孩子們。我是38歲結婚,之所以能夠擁有這一切,都得益於我的晚婚。

我親愛的父母一度因為我這個「剩女」而憂心忡忡。他們搞不懂,我都有兩個碩士頭銜了,怎麼卻拿不到他們最企盼的那個頭銜—Mrs。

剩女的恥辱

在中國,無論你在什麼地方、任何一個晚上,打開電視,你都會看到「剩女的恥辱」現象在諸如「非你莫屬」之類的相親節目中上演。如果一名31歲的女性相親者來到台上,節目主持人會大驚小怪:「啊?31歲還沒結婚?!」

人們認為已婚女人正常、單身女人不正常。這種態度是貶低和輕看了所有女人的生活。而更多的時候,作為單身女性的羞恥感,幾乎是以一種我們意識不到的方式,在我們的思維和精神世界裡無情肆虐。

最近,我認識了一位在UCLA攻讀博士學位的年輕中國女孩。她的整個家族為了資助她來美國讀書可謂一擲千金。她克服了比她美國博士同學不知多多少倍的困難,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她或許也比他們中大部分的人更聰明、學得更好。她的英文很棒。作為一名獵頭,我認為她前途一片光明。

我問她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她說不知道。我問她是想回國還是想留下,她又猶豫。

最後,她小聲說,她不知道會怎樣,因為自己還沒有男朋友。她想等結婚後看丈夫想去哪兒生活。她想找份本專業的實驗室工作,這樣將來才有充裕時間帶孩子。她的回答是:「我真想馬上就結婚,那才算真正的生活。我覺得眼下自己只能算是半個人。」

也因為她在一心一意想著結婚,我於是注意到,她並沒有花時間研究論文寫作、聯繫導師,也不去考慮規劃自己未來的職業發展,她多年奮鬥的成果和未來事業對她來說好像無足輕重。

作為一名獵頭,也作為一個女人,跟這個女孩的對話讓我深感不安。在生命中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在婚姻和養育孩子的壓力尚未真正出現之前,就讓自己的事業減速了,這是多麼遺憾的選擇。她眼下的做法無疑會讓她未來職業生涯中令人興奮的機會減少很多。她是漸漸將自己的夢想冷藏起來。

像這位UCLA女生的人絕不在少數。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會遇到優秀的年輕中國女性,為了多年以後做母親的生活,現在就把事業減速了。

不要這樣,好嗎?

現在你應該全力以赴於自己的事業,不到你為了孩子的成長必須要減速的時候,不要減速。而當你真正做了媽媽的時候,也許會發現你根本不用去減速,因為有那麼多育兒方面的服務可以證明你。或者,到那個時候你會選擇減速,但是因為你已經擁有了相當的能力和聲譽,即便你是在慢速路上,你仍然會有很多功成名就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