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在亞投行創始成員報名截止日前火速發動攻勢,讓其他政治人物與社運團體措手不及。雖然財長表示之所以處理的這麼慌亂,和美國近日的態度轉變有關,但這理由無法說明行政機關也追不上總統腳步的事實。

或許真如財長所言,亞投行就算失敗,也「只是」賠掉22億。光一個苗栗縣就欠幾百億了,22億算什麼呢?

其「財務影響」或許不高,但「政治影響」可一點不低。雖然申入亞投行是國際議題,行政單位目前也以國際事務角度企圖引導、消弭事件爭議,但馬英九此舉必有針對國內的政治目的。馬英九為什麼要利用這個事件再次發動突襲戰?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在亞投行一役,馬英九看似贏了第一局,但上次他發動突襲戰,也是贏了第一局,之後卻連輸了八局。那場被稱為「馬王政爭」的慘敗,似乎沒讓他學到教訓。

有許多人批判他是為了「急統」,所以不擇手段,但我認為這種說法有點牽強。亞投行與統獨關係不明顯,其申請過程的確自失國格,但馬英九人間失格也不是第一次,為了拉進兩岸人民的感情,更不應該採取這種硬上的手法。

只有對於國內政局的考量,才能解釋這作法。這個申入過程,不是對外爭取「國際生存空間」,而是對內爭取「馬英九的生存空間」。

朱立倫是第一個受害者。不論是否參選,他接下來都必須處理選舉議題,而亞投行事件如果引發一系列政治效應,甚至成為大型社會運動,進而影響到選舉,朱立倫都必須以黨主席的身份來承擔。

但他卻無力阻止事件惡化,因為發球權在馬英九手上,只有馬可驅動行政院。為了不傷及自身,朱立倫勢必對馬有某種退讓。他會退讓什麼?他能退讓什麼?

第二個接招的是王金平。立院開議,王院長大權在握,正要一展拳腳,爭取自己直攻大位的政治利基。但馬英九再次突襲,讓他開議就碰到主席台被佔的鳥事,還要消耗自己的陰德值來「喬」出各黨團間的共識。就算提出了相關決議,也產生不了實質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