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團體正鬧轟轟的時候,孩子在我身邊低聲地跟我說:「我就是爸爸媽媽吵架時的出氣筒,這個不能被我媽媽聽到,不然我會被打!」

我小聲回他:「辛苦了!」

然後有意無意地,在上課的時候,暗示他:爸爸媽媽吵架的時候,他該怎麼辦;當他被當成出氣筒的時候,該怎麼處理。

秘密裡面有一些特別糾結的情緒團,像是羞愧、罪惡、尷尬、矛盾、困惑…。秘密就是在我們心裡占了一定的空間,不管我們有沒有看見它。

心裡有許多秘密的人,會盡可能跟人群疏離。因為怕在無意中,秘密被抖落出來,或者只是被嗅到蛛絲馬跡,當事人就可能承受不起他人的眼光。

因為秘密一直在,所以它對我們整個人生的影響也特別大,甚至決定了我們走到岔路口的方向。然而,秘密會滋長,特別是我們躲著不去探究它,它會慢慢沾黏住生活中累積的負面情緒,直到分量重到我們不得不正視它。

一個孩子想告訴我一個秘密,但是支支吾吾、吞吞吐吐。他說:「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我一貫地尊重:「你可以說你可以說的部份,或者等你想好再說也可以!」

原來,孩子的外公剛好昨天剛過世,但是他很驚訝地發現,他竟然沒什麼太大的情緒。我換了很多方式問,他還是強調自己感覺不到什麼。那麼,那個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姿態,是在嘗試告訴我什麼?

也許他感覺到什麼,說不出來,需要我幫忙?還是他對自己沒什麼太大的情緒這件事,感到自責,覺得自己過於冷血?或是,他想知道如何面對親人過世這件事想聽聽看我的意見?還是他好怕,同樣的事最近已經發生第二次,先是最愛的寵物,現在是外公,如果發生在他更親愛的人身上,他會不會承受不住,因此他只好關掉自己心裡的聲音,又不知道這樣好不好?…

無論如何,因為這個孩子的信任,這變成了我們共同的秘密,現在由我跟他一起承擔著。我會想辦法,翻譯出孩子可能還沒講出的心底話,然後透過這個秘密,讓我跟孩子都更認識自己。 是啊,探究秘密,可以更認識我們自己。可是,代價不小,也許流淚、也許情感要經歷一段不短的混亂,也許獨自面對秘密太難,所以有人選擇再把秘密關起來。

我曾經告誡學生,沒有把握讓人癒合,就別輕易把對方的傷口掀開。

不過,要癒合,就是要經過一段陣痛。有人把心底的秘密,化為藝術,佛洛伊德稱之為昇華。在宗教裡,藉著宗教的大愛,告解、懺悔、禱告…,再把自己的心靈重新洗滌一遍,勇敢面對,把秘密攤在陽光下,於是成長。

實在無法信任周邊的人,那就把秘密化為文字,然後燒掉。讓紙筆幫我們承載一些不能說的秘密,灰燼能帶走一些壓力,換來一些輕鬆自在。

有些人在秘密裡,藏著「為什麼…?」,或者「為什麼是我…?」的問句。請相信自己,人生很多事沒有解答,依然能前進。有些問句,問得煩了就先擱著,有力氣之後再探詢,時間所累積的人生經驗,以後還是能部份地回答你。

當秘密不再是秘密,便能體會到像青春痘被擠出來一樣暢快。當秘密用替代性的方式被述說,一樣有部分療癒的效果。

有時候,我們以為秘密被我們成功忘記了,但卻又隱隱然覺得不對勁。透過工作坊、演劇、家族排列…,甚至是跟我們有類似處境的小說或電影情節,有時候我們會驚呼,發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也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然後,看到他人經歷著完整的情緒起承轉合過程,我們便更有信心與力量,來面對我們的困境。

有一位朋友,告訴過我關於他的天大秘密。原來他的堅強,全是偽裝。好像他的堅強,可以一夕瓦解,只要不光彩的秘密被人看見。

不過,之後他這幾年的生活,便是反證。他依舊堅強,但懂得給自己放假,允許自己暫時放下公事、家事,去看看廣闊的海洋。把秘密輕聲地反覆說給自己聽,聽得久了,就知道那只是曾經。很多事早就過去,為什麼我們還緊緊握在手裡?

秘密本身沒那麼可怕,也不見得有那麼強大的破壞力。它所有的力量其實是我們給了它,用恐懼讓它成長,最後連我們也怕它。


作者簡介_洪仲清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早期療育發展評估鑑定中心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等。(專欄照片攝影:汪忠信)

著作:
2015《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遠流出版社
2014《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遠流出版社
2013《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城邦新手父母出版社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相關文章與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