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逼孩子考高分,要求孩子讀名校」是錯的,那麼反過來就是對的––「不給期待、不給壓力,沒有要求」就是好的教育了。––真的嗎?

類似這樣的論點,我最近有時候在一些教育改革討論社群、教育理念討論網站上看到,頻率漸增,而且來自一些自詡「先進開明」的家長。

「這間學校還不錯啊,老師們知道他們的學生 PR 值就是比較低的那一群,所以也不會期待太高,不會給壓力刁難他們,應該會讓他們順利畢業。」

「我從來不給孩子壓力,青少年的時光應該要開開心心度過。」

最近一兩年,我愈來愈常遇到有些家長這樣解讀「適性教育」––不必要求孩子表現優異,如果表現不優異,也不必憂愁,不必緊張,只要孩子開心就好了 -- 這些家長可能自認開明,而且以為我的立場也相似。

其實我的立場並不相似。

在1970年代,一位哈佛心理學系教授做了一個像是整人遊戲的實驗,告訴我們:「不給期待」並非良好的教育心態。

你以為的事,不小心就會成真

這位教授將實驗室買來的同一批老鼠,隨機分為兩籠,分別貼上標籤:一籠標上「聰明」,一籠標上 「較笨」––其實本質上,兩籠的老鼠並沒有任何差別。

教授再將這兩籠老鼠交給一批不知情的研究人員,要測牠們走迷宮的速度是否有不同。結果「標為」聰明的老鼠穿過迷宮用掉的時間,遠少於「標為」笨的老鼠,平均只用了一半的時間。

這位教授叫做羅森索(Robert Rosenthal),這是他多年來看過的最奇怪的實驗結果。接著,羅森索教授以智能研究為名義,和一個小學合作,做更進一步的實驗。

他先給這個小學中的所有學生做一次智力測驗。測驗之後,羅森索亂數隨機挑出一部分學生,列出名單,和他們的老師說:「嘿,從智力測驗的判讀中,我發現這些小朋友有特別的潛能,日後將成大器。不過,請千萬不要和他們說,我們這個研究還沒做完,之後還要來測一次。」

幾個月之後,羅林索教授回到這個小學,再一次對所有學生實施智力測驗。結果非常有趣 -- 那些被亂數挑中而列在「有特別潛能」名單上的學生,在第二次測驗之中的成績顯然比第一次要好得多。而其他那些「平凡」的學生,則沒有顯著的差異。

相似的實驗後來被許多心理學家又做了許多次。在不同的情境下,不同的細節安排,結果略有不同,有時較顯著,有時不明顯。但結論可以這麼解讀:當你對於一個人有比較高的期望,他就「有可能」真的表現比較好;相對地,當外界都認為某人比較差,他有更高的可能性表現變差。

為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