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那個馬尾女生好可愛喲真想認識一下」

「啊~她跟我對到眼了」

「怎麼辦我到底要不要開口…….」

在地球上人類是社交性最強的物種之一,平均一生擁有上千位朋友,但某些情境下這項特質卻消失無蹤……當坐在區間車上,為了避免與陌生人對到眼,我們選擇將視線遠眺欣賞窗外的景致;等待登機門開啟前,面對候機室內其他素昧平生的乘客,卻視而不見地掛起耳機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對於一個渴望社交的物種來說,到底是甚麼原因促使我們在座位間隔起一道又一道的隱形屏障?

或許是場誤會

芝加哥大學心理學家尼可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和朱利安娜・施羅德(Juliana Schroeder)認為,會發生如此矛盾的現象可能是因人們錯誤地評估與陌生人保持距離時,比起交談會有較多正向經驗。兩位學者用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方法來探討這個現象,他們把實驗場地搬到真實的通勤火車上,並將參與者隨機分配成三組:

控制組(control)只需要保持原樣繼續做自己的事即可;

疏離組(solitude)坐在離陌生人稍遠的座位然後做自己的事;

搭訕組(connection)參與者被要求主動與陌生乘客交談。

參與者在火車旅程開始前,被要求對接下來的情境進行想像並評估—你在旅程會得到怎樣的情緒經驗,接著各自進行小組任務;結束後參與者須回到實驗室接受後續訪談,包括這趟途中是否交談、對象為誰(身邊朋友還是陌生人)、做了哪些事情(讀書、睡覺、思考、工作)、盡可能地描述陌生人的相關資訊,以及評估執行完任務後你對這趟通勤的收穫(-3至3分)、途中心情感受(0至6分)。

途中為了防止參與者造假,實驗助理會躲在某個位置紀錄投入情況、陌生乘客種族、性別等等相關資料,以確保樣本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