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常對好的新觀念接受度不高,所以拋不下舊包袱,做一半試試看。試了之後,很顯然的享受不到新觀念的優點,但是反而更突顯舊觀念的缺點,卻以為是新觀念不適合自己,於是想放棄只做一半的新觀念,又回去舊觀念的懷抱。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說:「不要再折磨年輕人,改回聯招吧!」有人說聯招是最公平的制度,但是我怎麼想都想不懂,一個只能評鑑單一能力的制度到底是哪裡公平了?而且,教育到底是在追求公平,還是追求讓每一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與專長獲得最好的發展?

講求公平,那我們應該讓最會教的老師去教學習成績領先的學生,還是去教學習成績落後的學生?我們應該讓分數高的學生去讀好的大學,還是讓分數低的學生去讀好的大學?



有人說聯招制度才有辦法促進階級流動,所以你是說以前中國科舉制度讓階級流動很頻繁?還是你認為美國沒有聯考所以階級都沒在流動?不要把以前台灣爆發性成長所看到的現象當成階級流動好嗎?而且,這不就意味著我們真的要把社會分階級,有的人是高級的,有的人是低級的?

我們現在的入學制度當然是失敗的,但是這不意謂著聯招制度就會是成功的。身為聯招制度的既得利益者當然可以根據自己的經驗捍衛聯招制度,但是不應該忘記自己的成功其實是奠基在將無數制度下的失敗者踏於足下,而那些失敗者如今也都成為社會發展的功臣之一,他們在聯招的失敗並不意味著人生的失敗,而聯招制度的成功者也並不意味著對社會有所貢獻。

現在入學制度的失敗,其實就是還保有聯招的影子,那叫做指考,因為有指考,所以有考試成績所定義的明星大學,因為有考試成績所定義的明星大學,所以原本該看多元能力的申請入學也在各種多元能力上追逐虛幻的量化指標而非實質展現的能力。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現在的升學制度就是一半的申請入學和一半的指考聯招,而如果聯招真的這麼好,申請入學就不會那麼熱門,申請入學不那麼熱門,年輕人所造成的痛苦也就不會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