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妹剛剛把喜帖寄出去的隔天,她的未婚夫就失業了,當公務人員的虎妹陷入了兩難,她知道每個來參加喜宴的親友都會問起雙方的工作,只是那個當下她也只能選擇了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繼續著婚禮的籌辦。

結婚後,虎妹一肩挑起了夫家的房貸,也挑起了一家的支出,三個月過後,她的老公找到了新的工作,終於讓她的壓力不那麼重,當她以為終於可以放鬆時,公公說答應了朋友要出國玩,於是,全家就要她這個媳婦支出旅費,虎妹想想既然壓力不那麼大了,公公很節省沒出過國,出點錢孝順老人家也是應該的,於是,就很爽快地付了錢。

這一來,公公開心了,於是,那一年,公公一年之間就出國玩了四次,每一趟都要這個媳婦付錢,嫁出去的小姑買回來給父母的東西,也仗著自己已經嫁出去了,所以要虎妹這個媳婦付錢,另外還有每個月給公婆的生活費,加加總總起來,那一年,虎妹光給夫家的錢就超出了自己的薪水,還必須跟娘家的姐姐商借。

虎妹的姐姐知道了她的狀況,很生氣,不但不借錢還問「爸媽養妳到大也沒有讓妳花錢送他們出國玩,怎麼對公婆這麼好?」,虎妹很難過地說:「如果我不出,他們就會說我不孝順。」

後來,虎妹要生產了,她想留一筆錢等孩子出生時候可以好好的坐月子,也支付新生兒的開銷,才剛剛存第一筆錢,公公又說要出國玩了,依舊要她出錢,這時候的虎妹生氣了,開始跟丈夫大吵,虎妹不平,為何公公的四個孩子沒半個人出半毛錢,就只有這個媳婦要負擔全額?一年出國四次,每次都要她出錢,會不會太誇張?

虎妹的老公對著她大吵,堅持她賺的錢比較多,爸媽又指定她出錢,她當一個媳婦的人就要孝順,爸媽說的話,不可以不聽、不順從,兩個人為這件事情吵得很兇連離婚都說出口了,老公一氣起來打電話給虎妹的姐姐,憤恨的告訴虎姐說:「妳妹一點都不孝順,是個不孝順的媳婦。」

虎姐不是省油的燈,幽幽地回答說:「很抱歉,我家家教不好,我妹不孝順,連我媽媽養大她到大學有個好工作賺錢,都沒受過她招待出國旅行,怎麼可能招待一口飯都沒養過她的公公出國玩這麼多趟,這是我們家教不好,以前沒有要她出錢招待媽媽出國的訓練,姊姊跟你道歉,這樣不孝的媳婦太不該了,我贊成你跟我妹離婚,讓我妹回家好好的檢討檢討,請妳把我妹送回來,最好越快越好,不然我怕她錢被挖空了,我媽就沒有辦法訓練她孝順了。」

虎姐說完這些話後掛斷電話,馬上打電話給虎媽,警告她如果接到女婿的電話,記得幫自己的女兒,虎媽也很氣,只是還是會擔心的問:「這樣別人不會說妳妹妹不孝順嗎?」,虎姐冷冷地說:「如果夫家有緊急的狀況,醫療或者是其它急需,妹妹不幫忙說不過去,不過平常就有給公婆家用了,還要幫公公付錢一年出國玩四次,如果這件事情才是孝順,那為何她大伯、小姑、小叔都不需要孝順?只要我妹孝順,說穿了,這只是打著孝順的大旗,行搶奪的行為吧?」

那一次之後,虎妹的老公不敢再逼著虎妹把錢拿出來讓公公出國玩,而虎妹的公公就恢復了娶媳婦之前的習慣,再也捨不得花錢出國玩了。

在我的第一本書中有寫過,從我有孩子開始,我就告訴孩子「妳可以不要分享』,孩子的每樣東西都屬於他的財產,孩子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分享,我不會逼著孩子分享,也不會硬要她把東西送給別人,只因為這世界上有太多的東西不能分享,婚姻不能分享,財產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跟我分享,孩子必須學會哪些東西願意分享、哪些又必需要懂得拒絕,而不是只有「分享」兩個字就可以打發的。

第二胎懷孕到了後期我卻犯了這毛病,有一次我跟女兒在聊天,我問女兒:「如果弟弟長大了,想要跟妳借玩具,妳會借嗎?」,女兒說:「不一定!要問過。」,我又繼續問:「那如果那時候妳去上課,去學校,那弟弟可以不用問,先借嗎?」,女兒想了想說「不可以,還是要問過我。」

那時候的我不死心地繼續問:「那像車車可不可以開放不用問?」,女兒說「不行!」,我聽完了又繼續說「那媽媽也有些東西都不需要問就讓妳借,為何妳不行?」,那時候的我,完全沒有發覺能言善道的自己已經變成了一種溫柔的威權,變成了一種強迫,我沒有自覺,女兒卻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於是很生氣地走到她的玩具箱,拿出一整箱的車子「好!都給弟弟!都給弟弟!」,然後就哭了。

那時候的我看到那一幕,我就知道我做錯了,我馬上走到孩子身邊,抱著孩子說:「寶貝,抱歉!媽媽沒有尊重妳,那是妳的東西,就算妳全部都不願意分享也沒關係,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