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某天,當妳發現自己不再哭著醒來時,才終於確定自己已經痊癒了。

妳不再害怕想起他,也不再去刻意避開與他共有的回憶,就連聊天的話題也不需要再迂迴打轉,只為了去閃躲或是去試探。甚至,偶爾在房裡發現沒有清理掉的他的東西時,也不會再落淚,妳終於好了。發呆的時間也變少,不再成天加班只為了讓自己累一點。

雖然妳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再也無法康復。心那麼疼,每天早晨妳都是被痛醒,一張開眼回憶就湧進來,像是早上的日出,刺得妳無法呼吸,也無所遁形。拉上窗簾,它就從底下透出來;閉上眼睛,它就鑽進妳心底,在漫漫長夜裡張狂喧囂。於是,妳覺得自己再也好不了,而妳害怕,自己真的好不了。

妳更害怕的是,妳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就這樣傷心下去,而這點,讓妳最害怕。

妳的傷心有很多,草木皆兵。妳的傷心是,妳曾經以為他是妳的未來,現在卻再也不復存在;妳的傷心是,妳曾經那麼幸福,現在卻一無所有;妳的傷心是,現在的妳有什麼快樂悲傷,拿起電話第一個想到的還是他……那些曾經有多麼美好,現在就會逼出多少淚水。原來、原來,妳的那些傷心,都是妳的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