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朋友聽說我家老大小雅考上了以色列的資優班,問我是怎麼幫小孩準備考試的。

「我什麼都沒有做!」我回答說。

「怎麼可能?妳家小孩應該很小就開始學英文跟數學了吧?」朋友十分狐疑的說。

我在電腦的這端看到這段話,忍不住笑了。我當然知道任何考試,事前好好準備都會有一定的成效,但小雅考資優班這件事,卻從頭開始就因為我的迷糊而錯失了所謂「好好教育」小孩的部份,但,當我放下要全力幫助孩子的急迫時,也更讓我看到了學習這件事情更根本的特質。

我晚婚,生小雅時已經年過30好幾。不過我很多台灣的女性朋友也晚婚,所以很多朋友的小孩年紀都跟我的小孩年紀差不多。

我在台灣時對於幼教沒有什麼研究,來以色列後進了幼教界,也就用這裡養小孩的方式養我的小孩。

這裡說,每個小孩都有自己的時間表,所以我家小孩到了10個月才坐起來,一歲4個月才開始走路,我沒有意見;這裡說,小孩要學會自己吃飯,所以我家小孩一開始都是用手抓飯吃,吃得滿臉、滿頭;這裡說,小孩準備好再脫尿布,所以我家小孩過了兩歲開始脫尿布;這裡說,小孩不要太早拿筆,所以我家小孩到了中班,幼稚園的老師才開始教她怎麼握筆…。

一路以來,我不知有多少次被台灣朋友問道:妳的小孩會認顏色了嗎?會數1到10了嗎?妳的小孩會背英文字母了嗎?小孩愛畫畫喔?那送去學繪畫了嗎?會背九九乘法表了嗎?識字了嗎?

在得到我太多次負面的回答後,朋友們的問題變成:「妳怎麼都不教啊?這樣好嗎?」

有幾次我忍不住跟雅爸提到這樣的事,因為朋友的話讓我覺得我好像是個很不負責任的媽媽。他聽完後反問我說:「妳覺得妳什麼都沒有教嗎?」

我想了想後回答他:「我覺得小孩的童年只有一次,好好玩比較重要,小孩從遊戲中也學會很多事。我朋友覺得小孩需要學會或超前其他小孩的東西,不是我的重點!」

所以我台灣朋友的小孩在幼稚園中大班學資優數學,學英文與注音符號與閱讀,我的小孩在中大班學爬樹,學如何面對跟其他小孩的衝突、學游泳和爬山、在幼稚園的菜圃學種花種菜;我台灣朋友的小孩在幼稚園下課後學鋼琴、學芭蕾、寫作業,我家小孩在幼稚園下課後在公園玩耍,在沙坑上做護城河,在兒童活動中心用木片蓋城市…。

「反正這裡沒有什麼競爭,正式學習的事情上了小學後再說。」我是一直這麼相信。

老大在上了小一後才學會閱讀。而這裡的小學延續幼稚園快樂成長、快樂學習的理念,沒有早自習,沒有回家作業。小孩只上半天班,之後到了安親班繼續玩樂!整個一年級她就忙著適應學校生活,小一課程很簡單,家長會時導師說她學習狀況良好,適應力也很好-因為沒有小考與月考,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的程度好不好。所以是老師說了算數,我也就沒有再深究。

上了小學二年級。一天收到導師的信,告知所有家長隔週有全國性的大會考。內容為數學與語文。這項考試由父母決定要不要讓小孩參加,導師建議語文閱讀速度太慢的小孩不要參加,因為除了讓小孩有很多挫折之外,沒有其他好處。

收到信時我還傻傻的,以為可能是教育部在檢視學校的教學成果(不然還有什麼可能性?)。只問了老大她覺得自己的閱讀速度如何?有沒有興趣去寫一份考卷?她點頭後,我們也就回覆班導她會去參加考試-這是她人生的第一次考試!

考完後一個月,老大從學校拿回一封教育部資優教育中心寄給學校的信,裡面寫著:「恭喜您的孩子XXX通過第一階段的資優教育甄選,第二階段考試將再另行通知,考試內容包括常識、邏輯、大數目、作文與口試,詳情請見相關網站…」

看到這封信,我的臉就綠了。不是要小孩快樂學習,不要太早開始拿筆、識字嗎?怎麼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做資優甄選了呢?這樣不算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還是只是在唬我這種相信快樂學習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