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近台北南陽街和台東的天際線

2012年3月,風和日麗中,背起行囊,套上T恤,踏著晨光,陳立老師吹起了口哨,向台東出發。

在台東等待他的是一場空前盛大的頒獎典禮。在校長及老師見證下,縣長黃健庭親自頒獎表揚16位台東孩子。

他們在縣府大禮堂舞台上一字排開,緊張的握著還熱騰騰的國際戰利品─2012亞洲國際奧林匹亞數學公開賽金銀銅牌獎。這是台東縣有史以來,由國小學童,在國際競賽上獲得的最高榮譽!一手造就這16位台東「國際奧林匹亞數學競賽國手」的幕後推手,正是陳立。一早從台北搭機南下,為的就是親眼見證台東孩子們第一次在國際數學競賽綻放光芒的這一刻。

為什麼國際奧數成為近年來各國學習競爭力,甚至是國家競爭力的指標?所謂「國際奧林匹亞數學競賽」(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簡稱:IMO),是國際科學奧林匹亞歷史最長的賽事。1934和35年,前蘇聯率先在國內的列寧格勒和莫斯科舉辦中學數學競賽,並把這種數學競賽和體育競賽相提並論,冠以「奧林匹亞數學」的名稱,代表選手間智力較量的過程。

自1959年,第一屆奧林匹亞於羅馬尼亞舉行,參賽國包括7個東歐國家。除了1980年之外,從未中斷,參賽國目前已達100多國。

「我以為這種國際競賽,只有台北的孩子們才有機會奪牌,真沒想到我們家小璦居然也有上台領獎的這一天。二年前,她的數學常常是抱鴨蛋的啊!」獲得亞洲國際奧林匹亞數學銅牌楊璦菱的媽媽賈憶萍,眼眶泛著興奮的淚光。

「當年我在台東女中畢業的300多位同學中,只有3個人考上台灣大學,機率不到3%,我原本以為我們嘉峻如果跟著我繼續留在台東,未來不容易考上好的大學。現在他才國小五年級,居然能拿到數學競賽最高榮譽的國際大獎,看來,他想考醫學院的心願,真的有希望了!」

勇奪奧林匹亞數學金牌的台東國小5年級蔡嘉峻,母親洪一鳳是位單親媽媽,看到站在台上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嘉峻,壓在心頭多年獨力撫養兒女的辛酸,此刻全部一掃而空。

拿下銀牌獎的林宛靜的雙親,都是當地契作的農夫,父親捧著臉不斷憨笑,看著台上女兒領獎,一雙手長了不少繭,靦腆的神情,倒像是作夢夢到女兒正在領獎一般。

接受了縣長、校長的表揚,會後這一群孩子們衝下台,爭相和陳立老師拍照。活潑調皮的擺出各種勝利的手勢,有的人俏皮的吐舌頭,有的緊張害羞的從頭到尾握著拳頭,七嘴八舌的開始問起陳立。

「老師,我真的拿到了銀牌了耶!好高興哦!什麼時候再給我算新的練習題?下次我要拿金牌。」看著孩子們個個充滿自信,家長們激動的表情,甚至連校長、老師們都有些詫異,陳立頭一次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快樂和滿足。

任教台灣補教界逾30年,又兼具台灣最大補教連鎖機構的創辦人,可以說培育出的建中、北一女和台大生已無數,然而,不論是目睹學生們排隊入班的長龍,或是每年高掛教育集團總部前台成清交滿滿的榮譽榜,都沒有現在這一刻讓他來得更滿足。

兩年多來風雨無阻,陳立每個週末親自南下到「台東科學小菁英班」授課,當16位台東土生土長的孩子們,以超越台北、台中、高雄三大直轄市同齡孩子們的好成績,一舉拿下2012亞洲國際奧林匹亞數學競賽的金銀銅牌獎,這一刻,陳立知道,他親自教導出的這群台東孩子們,已經用這16面獎牌證明:偏鄉孩子和城市孩子,資質上根本沒有差距!

在此之前,台灣普遍存在著一種思考:造成教育「城鄉差距」的主因,是缺錢、是欠資源,甚至暗自懷疑偏鄉孩子資質「天生」比不上大城市的小菁英。而陳立心中最大的滿足,就在於兩年來他所帶出的台東學童,證明了只要掌握正確的「教學方法」和突破「受教者的自我設限」,就有機會站上頂尖的舞台。

回想2010年,首度到台東演講的陳立,在台上突然脫口而出要到台東親自教孩子們數學。從那一刻起,陳立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感應:要以30年來在台灣北中南各地補習班的教學經驗,給台東孩子們一個學習數學的路徑。「這是神的引領!」陳立利用4年的時間,一步一腳印回應那一刻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