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是一位中國留學生,分享了在德國面臨墮胎選擇的心路歷程。在那一篇文章裡,有許多關於文化的價值差異,以及對生命的省思。這也讓我不禁想起,九年前發生在我瑞士好友身上,一個關於墮胎的故事。

蘇菲是我認識很多年的好朋友。九年前我第一次認識她的時候,是在教堂。那是一個常常在十字架面前,跪著閉目祈禱的婦人。

「哎,蘇菲真是可憐啊。」瑞士小鎮上的人,紛紛在背後竊竊私語著,關於蘇菲的不幸。我那時還不認識蘇菲,不敢貿然就去安慰人家,所以就好奇先問問鎮上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菲要生唐寶寶了。她們夫妻倆,思考了很久,也祈禱了很久。決定留下這個孩子。」鎮上的人很嚴肅地告訴我。

蘇菲原本是一個快樂的妻子與母親。丈夫是郵差,有一份不算豐厚但尚能供給全家溫飽的收入。所以,蘇菲全職家管,一直照顧著兩個兒子的成長。九年前當蘇菲得知懷上老三時,兩個大兒子其實都上小學了,所以老三的來臨,完全是個驚喜的意外。

但是,這個驚喜很快變成驚恐。

蘇菲懷上老三時,當年已經超過40歲。因此,醫師建議多做點更詳細的檢查。但檢查結果一出來,把原本歡天喜地的一家人,頓時從天堂打入地獄。

「這位太太,對不起,根據報告,數值異常。我們估計您這個孩子,應該會是唐寶寶。那麼,請您慎重考慮,回去再跟您先生好好討論一下,看後續該決定如何處理,一旦確定,請盡快聯繫我們,我們會即刻做好一切安排。」醫師向蘇菲這樣宣告著。

蘇菲後來跟我回憶那時所經歷的所有感覺。她永遠都還記得,宣判那一刻,好像當頭一盆冷水澆了下來。她先是愣住,然後不斷重複地問醫師:一定會是唐寶寶嗎?有多少的機率呢?

「這位太太,這個機率…」醫生很無奈卻又不能保證什麼。

「既然『只是』機率,不也代表這孩子也有正常、健康的機會嗎?」蘇菲像鬼打牆一樣,不斷詢問醫師。

「對不起這位太太,我們不能幫您做決定,我們只能告訴您,檢驗的數字是這樣。然後請您自己斟酌。」醫院裡飄著一股淡淡清潔藥水的味道。一切顯得規律、乾淨、正常。

蘇菲不斷地想著醫師說的話:「自己斟酌,自己決定。」那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告訴她,那個檢驗數字、機率,能保證多少一個未來生命應有的價值、尊嚴與意義。

那究竟要不要留下這一個「有可能是唐寶寶」的胎兒呢?

既然人不能靠科學給答案,於是一切只能交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