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多來,我試著將國外的教育新聞和評論翻譯成中文,刊登在網路上,讓更多國人能瞭解國外的最新動態及時事。

在這段期間,有不少網友寫信給我,跟我談到,看過了這些訊息後讓他們感到非常驚訝,尤其是關於美國教育的部分,更是和他們以往的想法非常不同:「美國不是很好嗎?」、「美國的大學不是世界上屬一屬二的嗎?」、「我們以前的教授都是去美國留學的,美國的教育應該是很棒的啊!?」、「美國學生沒多少作業的,不是嗎?」、「美國學生不考試的,不是嗎?」、「美國教育風氣很自由的啊!」…。

如果大家仍有上述的想法,那就表示臺灣的「教育灌輸」非常成功,早已將國人的思想洗腦得非常徹底,但這也正是臺灣教育失敗的具體呈現,更是臺灣人的悲劇。

從國外引進的教育模式就是好的嗎?



臺灣的教育界有一種現象,那就是過一陣子就會冒出一些名堂,說是從國外引進的,說是世界的潮流,國際的趨勢;而且,這些提出者往往只說這東西的好處,從不說這些東西的壞處。結果說穿了,這所謂的國外、世界、國際,常常指的就是美國;這些東西真有那麼好嗎?還原事實真相後,往往結果是出人意料之外的。

就拿美國的基礎教育來說吧!

很多人都說美國的基礎教育非常成功,所以許多做父母的想方設法地把孩子送去美國讀小學,讀中學,然後繼續讀大學、研究所,最後乾脆定居美國,把一家大小都移民過去最好。但美國的基礎教育真有這麼好嗎?事實上,從這幾年國際學者出版的書籍,美國的報章雜誌、國際評量結果,以及廣見於美國學者網站上的諸多教育評論,幾乎都可以發現,美國教育依舊持續不公平與不均質,非但沒有起色,反而更加惡化。

美國基礎教育早自上個世紀80年代後,就一路朝向商業模式的路線走,從雷根、老布希、柯林頓、小布希,一直到現在的歐巴馬,幾乎沒有改變這個路線。一些商業界的重量級人士一直都與政界人士保持一定程度的接觸與不錯的關係,尤其這幾年高科技產業的興起,更是對美國教育界起著呼風喚雨的影響力。

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立起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鞏固了美國領導世界經濟的地位,從而成為多數西方國家及部分東方國家的盟主,所以許多國家的諸多政策(包括教育政策在內)幾乎都深受美國影響,做為美國「長期盟友」的臺灣當然也不能倖免。

既然身為美國的盟友,凡事都得靠盟主的幫忙,所以許多主事者和既得利益者當然得擁護盟主,有意無意地透過各種管道(學校教育、報章雜誌、政府文宣、電影媒體…)灌輸國人認同美國的各種做法,所以美國教育當然非好不可。因為對這些既得利益者來說,和美國打好關係,不管在政治上,在商業上,還是對於個人的升官發財,甚至是身家性命都會有很多好處。

不說別的,我們的許多教育學者不都是從美國回來的嗎?但真正對美國教育有通盤了解,有深入研究,有了解事情原委的,真的願意說真話的,真的具有匡濟社會胸襟的學者又有幾個?大多數留學美國的教育學者不也都是一面倒的說美國好,歌功頌德嗎?其實,這就是人性,賣東西的人自然要吹捧自己賣的東西好,即使明知自己的東西是瑕疵品,也得硬著頭皮說好,否則怎會有人願意上門(當)呢?所以,臺灣留學美國的人,靠著美國獲得好處的人比比皆是,不論是在政界、商界及學術界,美國派的勢力真可說是無所不在,也因此,臺灣的許多政策都可以看到美國的影子。

「建構式數學」從全面推動到全面停辦,誰該負責?

這種遵奉美國的現象,在臺灣的教育界尤其嚴重,想當初臺灣引進了建構式數學的時候,不就有那麼一群人每天歌功頌德建構式數學的好,把建構式數學當成臺灣學子數學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嗎?又如當年決議廣開師資培育大門的那些人,不也是終日歌功頌德,大談臺灣的師資培育也得遵照美國自由市場的路線,才能在眾多候選人中選出真正優秀的教師嗎?而當初在提出廣設大學的構想時,不也是有那麼一些人堅持遵循美國路線,認為要讓人人有大學可唸,才能大幅度提升國人的教育素養嗎?不只過去遵奉美國,即使到現在依然如故,例如現今炒得非常熱的教師評鑑、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翻轉教室、公辦民營學校(特許學校)…這些不都是從美國來的嗎?但我們幾乎都只聽到推行者及追隨者對這些措施的正面評價,又有多少人會去談談這些措施背後的來由與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