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覓食,走進超商,無意間,見到熟食櫃上,一枝綻放的百合。

黑眼圈店員忙進忙出,一組年輕人坐在熟食櫃旁,邊划手機邊聊。我拿出手機拍照,驚動了年輕人,他們的眼光順著我的鏡頭往櫃頂移動,瞄到百合,隨後又移回手機螢幕。

叮咚,中年男子走進店內,盯住櫃內食物尋覓,拿了便當,又走了,沒看它一眼。

不知這是誰插的花?放這麼高,誰會看到呢?還是根本不想讓人看到?

也許是某個店員,或是店長。但顯然他不想要敲鑼打鼓公告周知。

我坐在年輕人旁的另一桌,欣賞這枝花。心中揚起一絲溫暖。

它讓我想起,曾遇見的一些超商店員,那點點滴滴的人情味。

就拿我走進的這家超商來說,有一位店員總是笑口常開,有空時,喜歡跟顧客聊他國中的兒子,也許是身為爸爸,知道父母為小孩「集點」換贈品的需求,常把顧客不需要的點數貼紙,留給需要的人。集點快截止了,他會問 : 你家女兒還差多少點?然後,偷偷塞點數給我。

另一位年輕女店員,偶爾代班輪小夜班,一天我走進去買咖啡,她關心地說,這麼晚了,別喝咖啡了吧,晚上睡不著怎麼辦?我做抹茶奶綠給你喝歐…。

還有一位夜班店員,永遠的撲克臉,我看了他幾年,從來不會笑。但是,顧客拿起茶碗蒸要加熱,他再忙也會把茶碗蒸放在紙碗中,隔水微波,可避免撕開包裝時燙到手。晚間,人不多時,點一杯咖啡,他會示意人客先去坐,咖啡好了,他還是一張撲克臉,像不敢正眼瞧人般,只伸出大手,把咖啡悄悄放在你面前。

而不只是這家店。

女兒舞團旁的一家超商,白天總會看到一位從中國來的大媽,口音透露出她不是本地人,但這不影響她的熱誠,總是笑咪咪,所有店員都喊她「大姊」。

她的服務還不只是銷售,還幫附近鄰居暫放、轉遞物品,例如,鄰家阿伯轉交青菜給隔幾條巷子的老友,這大姊樂意代管,巷內阿嬤把逛街戰利品先暫放,下午再來拿,她也照收,不太像超商店員,倒像是柑仔店的老闆娘。

還有一間超商,女店長特別疼愛小孩,每次我帶女兒入內光顧,她就會變出一些彩色氣球,讓女兒興高彩烈的拿回家,女兒們形容她是「氣球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