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婚的朋友問我說,有了孩子之後大家都很忙,夫妻要如何分配養育的工作?我聽完也很簡單的跟她們分享一下兩個女兒的爸爸感想。

帶孩子是真的很辛苦,但真的不能把它看成一種工作,不然會很容易錯過許多美好的東西。而事實是,不論你願不願意,她們其實很快就大了。

跟所有父母一樣,每一個週末早上都可以說是我的噩夢開始。

在我最需要休息的時候,總會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敲門,小小的臉龐在眼前,期待我帶她們出去玩。她們等這一天好久了,爸爸整天都在上班,今天是我們(親子)的日子。

也跟每個父母一樣,最後就是我跟太太拖著疲憊的身心,累到癱瘓,她們滿意,笑著入睡為止。但相對的,我們也得到了許多跟孩子們珍貴的回憶。

我記得女兒她第一次洗澡,護士與老婆在一旁笑我笨拙。

第一次吃冰,她瞳孔開心的像是有星星住在裡面。

第一次游泳,整日在池畔不敢放開我的雙手。

第一次踩沙,害怕的勾在我的身上走路。

第一次上學,老婆跟我送她到門口。

我記得她第一次說話。 從只會重複說同一個字「毛」,到可以說出兩個不同字的「毛毛蟲」。 然後她開心的笑了。

我記得女兒們的許多,因為從未缺席她的每刻。

這是我跟太太的寶物,用愛,時間,與生命,將她們養大。

一起看著她們成長的照片,聊著這一路上發生的許許多多。

帶小孩是真的很辛苦(必需講兩次的辛苦),絕大部份時間都花在說不出所以然的換尿布、餵食、看病、玩耍等雜務上,累得半死。但偶爾她們會看著我,不論是開心我常在旁參與的太太,還是那兩個半懂不懂的女兒,然後我會在她們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看到我存在於她們的生命之中。

我很清楚,有日女兒們終將不會再來敲門,而我也會開始懷念那讓我不得安寧的小孩。

留下的,會是那許多的那一次美好回憶,在她媽媽與我的心中。

讓那安靜不會再被敲起的房門,依舊留著那兩個小女孩的笑聲。

記得那甜甜的「爸爸帶我出去玩」。

「下班後,誰該帶小孩?」兩個女兒的爸爸這樣回答……
早晨,孩子的小臉會靠到我們身上,叫我們起床(攝影/John Tao)
 
「下班後,誰該帶小孩?」兩個女兒的爸爸這樣回答……
豆子第一次看雪,雪花飄到臉上融化,媽媽用雙手幫她取暖(攝影/John Tao)

「下班後,誰該帶小孩?」兩個女兒的爸爸這樣回答……
第一次帶二女兒看海,用雙腳感受水的溫度與流動(攝影/John Tao)

作者簡介_John Tao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育有二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http://www.facebook.com/johntaophoto

「鏡頭的角落」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