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需要」,是世間最美好的事。
     ── 本書作者福井福太郎

先讓我簡單介紹一下,我目前任職的東京寶商會,這是一家接受委託、販售彩券的公司,也就是負責經營、管理街上賣彩券的大小攤位。

自從1982年進入東京寶商會以來,我在這裡工作已超過30年了。

這段時間,我的生活幾乎沒有什麼改變。但是,這30年來世界卻變了很多。比方說,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連在我10歲時建立的蘇聯,都在1991年解體了。

另外,從1955年開始連續執政的自民黨政權,到了1993年首度失去政權。然後,日本經濟開始經歷長達十多年的通貨緊縮。這30年真的發生不少事情,但在這段時間內,我一直是這家公司的顧問,做同一份工作,領同樣的薪水。

唯一改變的是,2013年我決定從正職轉任兼職,畢竟,我已經一百多歲了。工作內容也做了改變,從一些實際的業務,轉為負責公司的經營諮商和算帳。

回想起來,直到90歲之前,我還能做些手工作業,像是整理彩券等。以前我們公司還沒有年輕員工時,我甚至曾一個人拉著裝有兩萬張彩券的行李箱,從神田走到日本橋的三越百貨(譯按:距離約一公里)附近的彩券行送貨。

在轉為兼職前,我在這家公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彩券。每天,我會和其他同事一起,將送來公司的彩券,以十張為單位捆成一組,再將十組裝為一份,方便彩券行販售。整理好之後,還得負責分送到各家彩券行。

不過,因為彩券又分成連號和散號販售,在整理散號彩券時,就得特別小心,要確保每一組散號彩券的號碼都要分散,特別是最前面兩位數和最後面兩位數一定不能是連號,所以整理時特別費神。

總之,在90歲以前,不管是粗重的工作或手工,我覺得自己和年輕人沒什麼兩樣,辦事還是很有效率,就連走路也是,十年前,我甚至是所有員工中走路最快的一個。

動不動就離職,與年紀無關

我在東京寶商會工作這30年間,曾遇到一位過去地位崇高的空降員工,但這個人剛進公司沒多久就辭職了。

我想,大概是因為他前一份工作是擔任大型企業的高層主管,所以無法適應這家「小」公司,和年輕人也沒辦法相處愉快。

東京寶商會是很迷你的公司,除了我之外,只有兩名全職員工。一位是近60歲的男性員工,他很討厭我稱他為「年輕人」,不過在我眼裡,他的確還很年輕。另一位是40多歲的女性職員,她到公司上班已經20多年了。

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還有一位約聘的員工,每兩天才會來公司一趟。我們就像同伴一樣一起工作,畢竟在這麼小的公司裡,如果有人覺得自己格格不入、無法融入,辦公室的氣氛就會變得很奇怪,公司運作也會出問題。前面提到的那位空降員工,正是因為無法融入團隊,所以待沒幾天就決定辭職了。

我從來沒有因為對工作或環境不滿而負氣離職,而且我一直覺得,無論過去多風光,或沒什麼作為都無所謂,因為對「現在」來說,那些事根本就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能和同伴一起工作,讓自己的存在,對公司或社會產生價值。工作從來沒有區分哪些該給優秀的人做,哪些要給失敗的人做。即使曾經很厲害、很了不起,或過去很墮落、不爭氣,那都已成為「過去」。只有在每個當下盡全力去做,把工作做好,才會決定你是優秀的人,或是個失敗者。

就像那位離職的員工,即使他過去再好、再傑出,但來到東京寶商會,他最後是失敗的。當然,這不代表他在其他地方不成功,本來成功與失敗就是相對的,不需要太在意。

我認為比起成敗,現在「盡力」才是更重要的指標,因為它能真正展現人的價值。

年紀大就該退休?沒這回事

你可能會覺得很疑惑,為什麼我能和年輕人相處融洽?其實,我更想知道為什麼不能與年輕人好好相處。我光是去公司和兩個比我年輕的人說說話,就覺得全身充滿活力了,這正是我每天的能量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