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太喜歡台灣的生活了,我要在這邊買一棟房子」。

和我說話的是一位多國籍企業在台的總經理,他是香港人,在香港和新加坡都工作過多年,剛調過來台灣。

「我忙得不得了,不是因為工作,而是到處去玩,每個周末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的,從北到南。」

他表示香港和新加坡沒有那麼多好山好水,加上美食和濃厚的人情味。其實不只是周末,平常時間他也沒有閒著。

「前兩個禮拜我到西門町去聽了一場小型音樂會,只有三、四十人參加,台灣的文化非常diversified,水平又高。」

聽了他的講話,我覺得非常慚愧,很多他所提到的地方是我沒有去過的,各種藝文活動也都沒有參加。他表示香港就是一個純粹賺錢的地方,只有在台灣才能追求身心平衡。

漸漸地,台灣在外國遊客心目中的地位越來越高,許多旅遊雜誌票選台灣為全球前10名最值得造訪的景點 。中國大陸來台「自由行」的人數已追上旅行團,台灣逐漸變成嚴長壽先生所稱「深度旅遊」的理想地點,阿里山、日月潭已不能再滿足玩家的需要。

投資台灣旅遊似乎成為一種趨勢。上週跨土地開發、旅館管理的美國百年企業CORDISH來台尋找投資標的,另外一位印尼紡織大王也在台北持續買進房地產,這些都不是陸資,而且是真的有興趣投資台灣。

這代表一個強烈信號:雖然台灣對外資的投資法規不甚友善,但外資還是看到了台灣的投資價值,主要在於生活環境和觀光旅遊,這叫天生麗質難自棄,也是一個新chapter的開始。

和亞洲其他城市不同,台灣旅遊的特色一向不是top-down,而是bottom-up,我們沒有像首爾東大門設計廣場(DDP)那樣具有代表性的建築,也缺乏整體的規畫,在不甚起眼的都市叢林下,台灣有的是美麗的靈魂。

台灣沒有硬體,但有軟體,最美的風景是人,這裡是真正體驗式經濟的代表,你必須來才感受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