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一件「小事」嗎?義美總經理高志明上周五參加外交部國宴,事後他在媒體撰文,感嘆表示:國宴落漆。因為從頭到尾他坐的那桌只有他一人,他語重心長地提醒馬政府,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否則老百姓是受不了這種馬虎散漫的心態和作法的。

高志明的文章一出,立刻激發數千轉分享的熱情。外交部被奚落得徹底;不過,數小時後,立刻有「鄰桌爆料」,他不是一人吃一整晚,馬英九總統和副總統吳敦義都有前來敬酒,而且,CAS董事長楊世沛也在座。最重要的:高志明本來應該坐在「藍6」桌,是他自己坐錯坐到了「綠6」桌,調侃高志明不肯坐「藍桌」立刻翻升,當然,另一方也強力捍衛並批評外交部連辦國宴都要分藍綠。

高志明經營本土素有名望的食品業,與「綠營」友好不必贅言,但他肯定不會高興因此被分藍分綠,吃哪分得了藍綠?何況吃得安全與熱鬧也不必分藍綠吧?他為什麼會坐錯桌?是疏忽?還是自認就該坐綠桌?他悶聲不再吭,但想來心中難免仍有不平,不論他坐錯的綠6桌,終究坐了多少人,如鄰桌所言,就算有兩位女士或楊世沛陪同,十到十二人坐了四人,不也符合高志明的感嘆,「連外賓都不以為意」的七零八落?當然,還有一說,綠區是「備用桌」,國宴「備」到一桌空蕩也夠嗆的了,還沒問,綠區其他桌是否也如此「桌前冷落車馬稀」?

國宴分區安排是應該的,畢竟廿多桌照數字順序排下來,難免讓賓客更不開心,為什麼別人在前段班?自己在後段班;分區沒太大學問,但由外交部經辦,就非得有學問不可,數字不能做為分區,那英文字母可以嗎?不知道會不會再惹來「國萃派」抗議?外交部選擇以顏色為區分,是個方法,巧不巧,四色正是四個政黨:藍橘黃綠,當然不能有紅不能有黑,白色不夠喜慶,外交部大概自以為面面俱倒,沒想到還是凸槌,這四色不論拿哪一個顏色當備用區,大概都會引來不快。

但是,換一個角度想,這到底是外交部的問題?還是台灣人的問題?外交部唯一的錯誤就是邀請來賓不開心就是他們的錯,照說國宴理應分區,逐桌還要有名牌,邀請來的都是貴賓,就得有人引領入座,人手不足是說不過去的。好在外交部長林永樂謙謙君子,第一時間致電道歉,也公開在立法院備詢時致歉,化解這場無端飛來的爭議。

高志明和外交部彼此尊重與理解,反倒是護衛雙方立場者,把藍綠當回事,才真叫人感慨。

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的母親已經一百零二歲,最近親自參加孫大川的書畫展,孫大川說,在日據時期讀了四年日本的番人學校的母親,簽名時會先用日本假名拚寫自己的族名,然後再慎重地加上自己的漢名,表示兩個都是她。孫大川最愛看母親寫字的模樣:專注慎重且自信;為了怕孫大川不懂日文,三十多年前,老太太還努力學羅馬拚音,只為了給遠在比利時念書的兒子寫信。孫大川自己因為在一個以閩南語為主的場合,因為出席的很多人說聽不懂國語(北京話),他盡力用不輪轉的閩南語致詞,非常不好意思,為此特地買了幾本閩南語辭典翻閱查索。

身為原住民,自己的語言拚了命要保留下來,還要努力運用別人熟悉的語言。孫大川這麼看:「語言文字,可以是橋樑,當我們有愛、渴望彼此瞭解的時候。捨此,再怎樣共同、一致的語言,都是怨毒、仇恨、欺騙的載體,不要也罷。」回到國宴落漆的烏龍之爭,你還忍心用顏色區分人的善意與惡意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