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柯市長上任以來表現有褒有貶,他嫉惡如仇,和商人打交道不假情面,管理部屬自稱酷吏,面對媒體無話不說,這些都和大家過去熟悉的外表道貌岸然,遇事拖拖拉拉,說話官腔官調,私下勾結營私的傳統政客大相徑庭。

但同時他經常說話不得體,針對女性的多次突兀發言明顯超越失言範圍,數次面對外國訪客,表現或過卑或過亢,反應出道德體系上的瑕疵,只不過持平而論,這些不止是他個人的毛病,也是整體社會的盲點。

總之,他就像一個雙面照妖鏡,一面照出台灣政壇的醬缸習性,另一面反射出社會的民粹氛圍。現階段判定他是不是個好市長顯然言之過早,但假設他在我個人最熟悉的企業界工作,從過去幾個月的表現分析推斷,或能看出未來發展的某些端倪。

企業評估員工發展潛力最常用三個標準:1、聰明才智,2、抗壓/積極性,3、影響/領導力。以此來給柯P逐一打分,首先,他素人從政,短時間內不但完全進入狀況,還破舊創新,證明理解和舉一反三能力超強,聰明過人,本項目高分過關。

其次,他從選舉開始面對各種競爭和施政壓力,關關難過關關過,雖然有高民意支持,沒有超強抗壓性還是很難做到。而且上任後新制度一個接一個出爐,恨不得一天內建成羅馬,容有倉促之嫌,積極性毋庸置疑。結論:抗壓/積極性再次高分過關。

至於影響/領導力,柯市長的溝通能力不差,也懂得激勵技巧,他的問題是對某些特定個人或族群有定見,造成人格特質中的多元和包容性(Diversity and Inclusion)不足,這點在從事技術性工作時無傷大雅,但如果牽涉到提升組織風氣教化,勾勒組織未來遠景等軟性議題,就成了致命的缺失。

總體來看,柯P發展潛力很高,他習慣用建立SOP來應付各種複雜困難的課題,反應出對解決問題能力的自信,而且他不怕艱難,凡事追根究底,使得他從小到大,學業和工作的表現都勝人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