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摯愛是比較級,所以只能有一個,但一輩子很長,愛的可以不只一個。」

妳所有的不快樂,原來都是來自於,妳非要愛他不可。

一直到有人提醒了這件事,妳才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不知道何時,妳的腦中的開關被切換了,妳只想著「他不能離開我」、「我不能沒有他」……妳的思考模式被設成了「我不能落單」,因此所有的思考點,都是以兩個人為出發,妳再沒想過其他可能。也或者是,妳也不想要去思考其他的可能。

妳已經過慣兩個人的生活,所以再不要一個人,妳覺得自己一個人會不好。因為擁有了,就覺得是自己的,所以不想失去,才抓得更緊。也因此妳研究他的一舉一動,妳去猜想,妳去推敲,只要一個眼神轉動、一聲半夜的手機振動,稍有不對勁都讓妳築起了防衛。妳開始無法專心,妳的心跳跟著他的電話鈴聲一起跳動,妳的呼吸跟著他回家時間一起起伏。一直到草木皆兵,妳才驚覺,曾幾何時自己眼裡的專注,都已經變成了疑猜。妳不要他的愛跑走,但沒想到卻是自己先讓愛變了質。

而妳更忘了,自己在遇見他之前,其實都是一個人生活。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沒有人非要另一個人不可。

於是,妳去思考自己對愛的定義,以及自己想要的對待。妳無法把抓賊當樂趣,妳想要的是一個讓自己可以安心的關係,而不是處處讓妳起疑的對象。當然,妳也不是天真到以為只要有信任,愛情就可以保證感情不會有變化,但是,以為盯牢他的一舉一動就可以確保他不愛上別人,對妳來說更是一種天真。因此,越是花更多的力氣去尋找蛛絲馬跡,妳越加倍覺得荒唐,你們是男朋友與女朋友,怎麼過成了一種小偷與偵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