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媽媽,從小很注意她的錯誤。把小錯放大,讓她不忘記,盡可能不貳過,是媽媽的教養觀點。

所以,她最常聽到媽媽說:「妳是怎麼搞的?」、「大人生氣,一定有原因,想想看妳做錯什麼?」、「妳不是說妳有檢查嗎?為什麼這題還錯?」…

也因此,她常急著負起錯誤的責任,以避免更大的責罰,即使可能根本搞不清楚,這次媽媽又為了什麼事不高興。她說,自己從小就是小可憐,她的腦海中常出現一個畫面,就是媽媽不停罵她,她哭著求媽媽別生氣。

但是她覺得,如果不是媽媽這樣要求她,她不可能考上第一志願,然後出國,嫁一個好老公,有現在還算不錯的生活。她認同媽媽的做法,即使想起過去,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對啊!連老公,都是媽媽安排介紹的富二代,當然自己也還算喜歡,才甘願走上紅毯。她的生活無所求,只要家人高興,她就心滿意足。

直到最近,丈夫指責她,孩子難帶,都是她的問題。再加上,夫家有錢,要她至少生兩個男生,她覺得很有壓力。

她想討好老公,因為她先生的表現,一副就是「我不高興是妳造成的」。越想討好老公,他好像越不高興,就算他高興了,他也會讓她覺得,跟她無關。

她想盡辦法,找出自己哪裡有錯。當孩子有行為問題的時候,她一直指責,卻很難有效果。她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感覺憂鬱、沮喪。

進一步探索,她先生是一個為了替自己辯護,可以蹂躪員工的主管。他沒什麼朋友,所以他只有在喝酒之後才會對她顯現他的脆弱,他覺得他的努力沒被父母看重。所以,她愛他,心疼他,但又怕他、氣他。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生活好像現在泥淖裡,舉步艱難。情緒一來,整個人就像被抽乾,像行屍走肉一般。

直到有一次,媽媽又罵她了。

她回娘家,請媽媽幫忙照顧小孩,自己去辦點事。事情快辦妥前,媽媽就打電話來,叫她趕快把孩子帶走。她匆忙趕回娘家,媽媽也不顧孩子在一旁,又開始數落起她來。

她這時發現,媽媽的生氣,是媽媽本身不知道該怎麼辦。媽媽指責她的部分,媽媽一樣也做不好。原來,自己以前攬在身上的很多錯誤,遍找不著答案的錯誤,只是承接了媽媽的情緒責任而已。

她很高興,也替自己委屈。以前白白承受了好幾十年,如果不是現在覺察,未來不知道還要承受多久?

這一想通,她發現,她先生對她也差不多。當下,她感覺自己更憂鬱、沮喪了。不過,她沒有讓自己停留在委屈的角落哭泣,她開始走出來,產生轉變,不再想詮釋不屬於自己的劇本。爭取自己的時間,為了孩子到學校當輔導志工,上了成長課…

她一直沒辦法下定決心離開婚姻,並不是她先生有多好。而是她還想著他的好,就算有下一位出現,她也沒把握能像愛他一般去愛…

回頭看看,差不多三、四年的時間,她學會為自己辯白,平心靜氣講出自己的感受。她不再那麼容易被先生或媽媽的情緒牽動,她樂於助人,從助人中,更明白自己以前過於忽略自己的需求。

她以前最常聽到別人稱讚她貼心。現在她知道,她要爭取對方珍惜,貼心才會顯得更美麗。 她知道,表達自己的感受,不會讓婚姻瓦解。但是放任已經看見的問題不管,倒是有可能一點一點讓婚姻破裂。

她還是在意家人的感受,但現在已經不是唯一決定她心情的因素。她自詡為家庭穩定中心,她如如不動,家就不會亂,表面上還是以先生為尊,事實上整個家庭繞著她打轉。


作者簡介_洪仲清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早期療育發展評估鑑定中心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等。(專欄照片攝影:汪忠信)

著作:
2015《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遠流出版社
2014《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遠流出版社
2013《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城邦新手父母出版社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相關文章與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