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曾有一項職場調查指出:每三個高所得工作,就有兩個需要比算術更高深的數學;遠見雜誌也在2006年做了「數學力」如何與高所得工作有關的專題報導,緊接著台灣開始參加PISA評比,12年國教中的特色高中考試也要加考「數學素養」,「數學力」的討論已經佔滿主流媒體版面,「培養孩子數學力」可說是當今顯學。

然而,只談「如何培養」是不夠的,就像一個人整天滋補養身,卻不去呵護原本健康的身體一樣,這樣亂投資一場,結果當然堪憂!「數學力」雖然不是天生的,但人卻天生的配備了學數學的能力,事實上,人天生有學習的能力,這些能力內建在「正常的大腦」裡,透過跟後天環境的交互作用,於是有了「學習」,因此,腦神經科學家說,教育可以被視為一種大腦「造景」的工作,你給它什麼樣的後天環境,就造就怎樣的大腦,「大腦知識與教學」這本書的作者Eric Jensen在談到如何豐富環境以滋養大腦時就說:「無論你多麼興奮地想在環境中增加多少正向的事物,首先要做的,是消除負面的影響」。

因此,消除學習環境中具威脅性的事項非常重要,這對深受科舉文化影響的台灣教育尤其深具意義,我們根據實務上的教學經驗歸納出以下6個主要妨礙「數學力」發展的絆腳石,這些石頭對於發展數學力都深具威脅性,現在,來搬開石頭,讓孩子踏上一條新而有效的學習道路吧!

第一顆石頭 迷信反覆練習
練習是為了加深記憶,而沒有記憶等於沒有學習,所以練習是必要的,但太多練習反而會讓大腦陷入疲乏,就增加「數學力」而言,寫一堆類似的測驗卷希望孩子記住題型跟解法,結果是造成孩子頭腦的僵化。然而,什麼是適度的練習呢?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是自己,練幾題?寫幾張?不會害你倒胃口?

第二顆石頭 只追求標準答案或滿分
「媽,告訴我答案就好」,至於為什麼是這個答案而不是那個答案?在標準答案下長大的小孩不喜歡去想,而「思考」卻是培養數學力最需要的方法,腦神經科學家也告訴我們,神經系統的成長是來自於問題解決的歷程,而非結果。

標準答案式的教育通常跟追求滿分息息相關,一張考卷發下來,大人往往不在意孩子對了幾題,只在乎他們錯了幾題,不在意孩子得了幾分,只在乎他們少了幾分。這種從滿分往下扣的「減法」思維,是苛責式教育的溫床,只看缺點忽略已有成就,容易造成小孩「自我感覺很差」,沒自信的人無法面對挑戰,因為數學力不是「會考試」的能力而是「解決問題」的能力,而解決問題的方法往往很多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