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週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出席性別議題公共論壇脫口而出那句「台灣進口30萬名外籍新娘」之後,我收到至少十封信件,詢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妳本人作為一位陸配,對於『進口』二字有何感想?」我知道這些來信者想聽的答案是什麼,他們想知道我如何生氣、如何覺得不被尊重、如何受傷半夜躲在被窩裡哭泣。

但問題是我自五年前開始寫文章至今,無論我寫什麼總是會有人開罵,不為別的只因為我是中國人。這麼多年下來,再難聽的話我都聽過。如果我現在連聽到「進口」都要感到心痛,這點心臟承受能力都沒有的話,怎麼出來混?

柯文哲的「進口說」道出的也是事實,台灣的許多外籍新娘的確是被「買」到台灣,之後又受到不平等待遇。對於她們來說,自己在別人眼中早已是商品而不是人類。柯文哲的言論將這個議題再度攤開在陽光下,受到媒體與台灣社會的關注,這是一件好事。

我個人不想糾結於柯文哲說「進口」兩個字,我比較想知道他在點出外籍配偶問題之後,有沒有想過要去解決這個問題?我不怕他失言,而且此事我也不覺得是失言,是他太過於誠實。我只怕柯市長從頭到尾都不認為外籍配偶在台灣被歧視是個問題,只有這個才會讓我難過、讓我對他失望。

作為市長、作為父母官,無論外籍配偶是為了錢、還是為了愛情來到台灣,只要她們是通過合法途徑進入台灣,都是台灣的新住民,都是柯市長的子民,不該被區別對待。對不起,我應該說是「我們」。

朋友對我說:「妳跟她們不一樣,地球人都知道妳跟她們不一樣,妳受到的待遇也會不同」,可我不想跟她們不一樣。難道就因為我多了張大學畢業證書?難道就因為我在美國長大?對於我來說,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頭上的那頂「外籍新娘」帽子長一樣,我們也都是「台灣五十萬外配人口」中的一員。

一個陸配的心聲:那些覺得外籍新娘「拿了錢就沒資格哭」的人,才真正可恥
圖片來源:ZIH TUNG@flickr, CC BY-SA 2.0

我們這些外籍配偶其中有一部份人是在沒有感情基礎下結婚,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來到台灣。可你不能全盤否認她們來到台灣後對身邊的那個男人、對台灣這個新家沒有產生一絲感情。有些自由戀愛的人心中只有金錢,有些人為了金錢而結婚結果卻把對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對於外籍配偶,我們不該看由來,而應該看結果。

正如同我之前所說的,我其實心中真正懼怕的是那些高喊:「外配本來就是買來的,既然被買了就不要覺得被歧視、應該乖乖聽話」的人。在他們心中,沒有什麼平等、人權可言。我很想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其實我不用去調查台灣外配的生活,就知道被「買」下並不被尊重的感覺是什麼。我身邊有不少朋友、老同學都來自中國大陸福建省,他們是農村人。在美國,福建農村姑娘結婚時,無論是自由戀愛還是被父母指定結婚對象,男方都需付出一筆相當可觀的聘金。我最常聽到的數字是六萬六,是個吉祥數(請注意,是美金)。

不少男方家庭在付出聘金後,限制女孩回娘家的次數,更甚者會限制女孩的人身自由。這些女孩生不出小孩會被罵:「花大錢給妳爹娘是幹嘛的?連個孫子都生不出來!」她們包辦家中所有家務,婚後不再是自己,而是男方家庭的人。我每次約她們出來喝杯咖啡,她們都說:「我家裡有事,不方便」。好一個「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