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大出生之前,我跟我老公雅爸對於要跟未來的孩子要用什麼語言溝通,做了好幾次的討論,對於這件事,我有很多的焦慮。

我來以色列時連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都不認識。在家裡,我跟雅爸用英文交談(到現在仍然是如此)。那孩子呢?我是要教中文?教英文?教希伯來文?

雅爸是那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以色列人,「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啦」他對這件事一點意見也沒有。他出生於南非,母語是英文,我問他是要用英文還是希伯來文跟小孩講話,他也只是聳聳肩跟我說:「到時再說!」

而我,做為一個外籍新娘,特別是,還算是個知識份子的外籍新娘,在台灣看了那麼多社會大眾對於「新台灣之子」的偏見,眾多報導中對於他們雙語言使用上的混淆和困難和部份孩子在學習上的相對緩慢後,想到自己的孩子在以色列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不知會不會碰到同樣的歧視與困難,這讓我很焦慮!

當時我到以色列還不到兩年,我又沒有太多的語言天份,文法上具有陰陽性的希伯來文對我而言實在是非常的困難,讓我的學習速度非常緩慢。想來想去,再三思量,就算把自己逼得緊一點,我還是沒有自信自己的希伯來文有一天可以好到教小孩。而在以色列,從小學二年級就要開始學「希伯來文聖經」-對,就是後來被翻譯成拉丁文、英文的「舊約聖經」。小孩學的就是這幾千年前的古老語言,跟我們的「文言文」有拼。

就算是土生土長的以色列猶太小孩,「希伯來文聖經」仍然是困難的課程,需要很多長輩的幫助。我看來是幫不上我小孩的忙,而雅爸很討厭聖經課,內容一問三不知,到時看來也幫不上忙;而另一方面,我又希望小孩能學會母語,如果孩子長在這裡卻不會聽講中文,那我以後不是就不能用自己的母語跟小孩溝通了?也想到這裡,我就更焦慮!

還好,以色列是多語國家,移民繁多。我家小孩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出生在雙語或三語家庭。也因為如此,這個國家的兒童專家早就非常注意到這種家庭孩子的語言發展。

在多方詢問之後,建議我們與當地的「兒童發展中心」聯絡,這個單位為公辦民營單位,裡面分「感覺統合」、「兒童心理」、「兒童語言」三部門。父母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在此獲得免費或付費的協助。

我們跟兒童語言專家約在一間學校,她同時也是那間學校輔導室的老師。帶著圓圓的眼鏡,圓圓的臉,就是一副很老師的樣子。她抱了一堆兒童語言學習的書來跟我們會面,告訴我們為了這個聚會,她昨天又特別去查了最新的一些研究報告,確定她之前的認知是正確而沒有再更新的。

她首先問我,我期待小孩用什麼做為主語言?

「孩子生在這裡,養在這裡,我自然期待他以希伯來文做為主語言,而且期待他的希伯來文至少跟我的中文一樣好!」我半開玩笑地說。這個問題我想過了,所以可以很快地回答。

前面說過,我當然很希望小孩以後能夠聽、說、讀、寫中文。但我更擔心他的希伯來文會落後其他孩子太多,而造成社交與學習上的問題。

「那很好!」專家這樣回答我「小孩必然需要選一個語言做為主語言。如果小孩學了三、四個語言,卻沒有那一個可以精用,可以無障礙地聽說讀寫,那還是會影響到孩子使用語言的能力;如果孩子有個很強的主語言,那以後要把次語言的能力提昇起來問題較少。妳的期待跟孩子的語言發展方式相符合,這樣以後會容易一點。」

接著她跟我們談了一下她多年來在學校觀察到的雙語/多語家庭下小孩的語言發展狀況的理論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