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歷史學是政治操作的婢女。

在藍綠惡鬥的政治氛圍下,當權者意圖掌控歷史解釋的話語權在最近備受爭議的「普通高中必修歷史課程綱要微調修訂表」(簡稱微調課綱)的修訂上斧鑿斑斑,教育部在應該是專業討論教學目的,方法,內容的課綱制定過程中,一再地以政治凌駕史學專業,示範意識形態優先於程序正義的威權思維,其結果傷害的是歷史學作為一門思辨性學科的獨立性,萬千學子學習的好脾胃,以及得來不易的民主程序。

中華民國政府自民國18年至96年,將近80年間(含大陸時期)不過頒布過13次課程綱要(標準)。開放審定版教科書之後的第一份課綱是88課綱,緊接著是因應九年一貫課程而有過渡性質的95暫綱。但是,從96年至今不到8年間,卻已經修正公佈過三種(包括微調)課綱了。其中,特別是在社會領域中,尤其是歷史科,其內容變動之頻繁,專業與否的爭議,以及程序的不正當性等等,一再挑動政治上統獨對立的敏感神經,掀起巨大的社會紛爭甚至對立。我們不禁要問:教育部「當家鬧事」為的是什麼呢?

自開放高中審定版教科書之後,原來的「課程標準」改為「課程綱要」,目的是降低降低教育部對課程實施的規範與限制,給民間版教科書較大的自主空間。但是,由於執照的取得對出版商的市場佔有率至關重要,所以課綱的調整對於教科書的編寫仍有著相當的指導作用,甚至,為避免審查期間往來修改費時費力,書商可能還會自動噤聲,揣摩課綱的精神,將可能不易通過的內容刪減,以求容易取得執照。歷來,課綱的修訂多屬於教育相關者的專業事務,社會大眾多不甚了了。但是,由於社會領域的教科書牽涉到社會共識的形塑,基於國民教育主權的認知,以往課綱的制定時程一般約需兩年以上的時間,邀請第一線教師參與研修,經過專家組成課審會,課發會,以及多次公聽會的程序才能一步步完成。雖然,在103年8月實施的「高級中等教育法」之後,課綱才首次取得了法律位階的地位。但是,這套行之有年的程序,向來是被教育部遵守的。

然而,「微調課綱」的發動,卻不是這樣的。原本應該全面施行的98課綱,在2008政黨再度輪替之後,唯獨歷史科與國文科(因文言文與白話文比例爭議)教育部長鄭瑞城不顧審查委員們的反對堅持擱置,之後並在委員王曉波(哲學專業而非國文或歷史)重新研議。經過兩年多的研商,期間,因為內容的爭議觸發多位台灣史學者憤而辭職,委員會也經過多次的重組,最後方才勉強定案,這就是現行101課綱的由來(101至103學年度適用)。

然而,就在101課綱頒布,新版教科書方才編寫送審未果時,蔣偉寧部長初上任不久,就要求審定委員依照一份來路不明的「民眾建議意見書」修改教科書內容,隨之重組歷史教科書審議委員會,宣稱要依照中華民國憲法來進行教材內容的修改。同時間,這些審議委員自行成立三家教科書出版社,宣稱要「撥亂反正,導正偏差史觀」,並火速編寫出三本教科書送審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