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高漲的歡呼加上Spotlight聚焦來介紹球員出場,媒體高規格接待;整齊劃一的加油群;贊助商動員到場聲援,甚至球賽開打前,在場館外排隊等待進場的人龍就從南京東路一路排到八德路上。這並不是NBA明星賽,也不是奧運,這只是由一群不滿十八歲的大男孩,在昨天(3月8日)的比賽-HBL(高中籃球聯賽)103學年度男子組冠軍決賽的勝況。

HBL從四強到決賽場地所用的是台灣最高級的籃球場地-台北小巨蛋。宣傳方面,電視台強力放送廣告,網路上全程直播。球賽現場則是全場爆滿外加場館外滿滿擠不進場的球迷。相形之下,台灣理論上的最高層級半職業籃球聯賽SBL,雖然同時也在天母體育場進行季後賽,但不論球賽熱度、媒體關注度、球迷數量全都完敗。

這群高中生球技好到贏過職業球員嗎?從數據上來看顯然完全不是如此,HBL女生組的季軍戰,「小綠綠」北一女中全場發生高達30次的失誤,對手陽明高中也有20次。男子組的冠軍戰,松山、泰山兩隊超過20次的罰球機會下,命中率皆不到五成。生嫩的球技,不成熟的組織,甚至全場沒能出現一次灌籃,但,熱血就是高中聯賽的最大賣點。

「高國豪For Three!!!」主播激動的大喊,在男子組冠軍戰第四節的後半,松山高中高一菜鳥高國豪單節的第三顆三分球,硬是追回了曾多達十七分的落後。比賽終了的那刻,松山高中教練黃萬隆激動的朝松山的加油群振臂吶喊。獲勝的松山高中,到場加油的全體學生也在賽後合唱起了校歌。高中生們在HBL的舞台上揮灑他們的青春,而我們這些距離高中時代有些年頭的人,也從他們身上找回年輕的印記。

學生球賽比職業賽熱門的情況並不罕見,像是日本有著超過九十年歷史的高校棒球賽事-「甲子園」。前陣子的熱門國片《KANO》就是講述日治時期台灣球隊參加甲子園的故事。甲子園在日本的注目度與熱度一點也不亞於當地職棒,要是你家裡出了一個甲子園選手,可是會成為附近家喻戶曉的討論對象。而美國的大學籃球或橄欖球更是小鎮或城裡的精神象徵,常比職業運動更受到當地人的喜愛。不過台灣的情形確實比較詭異,以台灣的市場而言,學生球賽的熱度竟然可以遠超半職業聯賽,而最頂級的場館竟然是提供給高中生使用,而非職業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