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過三代,才懂得穿衣吃飯。」常常被人用來詮釋對「吃」的品味,這句話的解釋是這樣的:

第一代剛剛由貧轉富,自然喜歡吃一些窮苦時吃不到的東西,以前生活困苦,能夠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已是難得的享受,所以「富一代」偏愛的口味,以濃重為主;毛澤東從一介農民之子爬上權勢頂峰,最愛吃的是紅燒肉,堪稱為代表。

到了「富二代」,從小就吃過不少好東西,大塊紅燒肉已不稀奇,而且知道重油、重鹹、重甜,不利於身體健康,因此口味轉向清淡,但一般的清淡無味,當然入不了富二代之嘴,因此用料精、做工細的菜餚,才能贏得富二代的讚賞,四川名菜「開水白菜」,可為其代表。

進入「富三代」,追求的已不僅止是口腹之慾,從食材到食器、從典故到做工、從氣氛到服務.......,要把飲食提升到「文化」的層次,才能讓「富三代」眼睛一亮。

這道「功夫菜」,富過二代才懂得吃!
高湯熬好後,除了做黃魚羹,也可以做其他菜

以這樣的定義來說,黃魚羹就至少是「富過二代」才懂得吃的一道菜。

黃魚羹,是小時候家裡餐桌上常見的一道菜,原因是,我爸爸愛吃。在上海出生的老爸,到底是「富幾代」?我根本搞不清楚,每次他講起以前在上海的風光日子,我總覺得他在臭蓋,但是談到「吃」,老爸卻一點也不馬虎,做菜的是我奶奶,老爸雖不做菜,卻「說」得一口好菜。

這道「功夫菜」,富過二代才懂得吃!
最麻煩的就去剔黃魚肉

上海人愛吃黃魚,舉凡紅燒黃魚、鹹菜黃魚、面托黃魚、黃魚煨麵.......老爸都愛吃,其中「黃魚羹」,是老爸的最愛;黃魚羹清淡優雅卻饒富滋味,一條黃魚只能做四人份黃魚羹,所以每次吃黃魚羹,我都很「珍惜」地喝。

以前黃魚是野生的,價錢貴,現在的黃魚,大多都是養殖的,價錢便宜很多,肉質與滋味,雖無法和野生的相比,但一百元一條,做起黃魚羹,就一點也不心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