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一段時日,「簡體字是殘體字,霸凌我們眼睛!」的呼喊聲便會不絕於耳。身為地球僅剩下的兩個正體字大本營,香港與台灣聯手抵制簡體字,我完全不意外。簡體字出現在他們週遭對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一種視覺上的逼迫,更是政治與文化的入侵,不抵制不行啊!

有時還會有中國大陸及海外的中文系專家學者加入戰局,批判簡體字如何破壞中華文化如何傷風敗俗。順便嘲笑一下簡體字是「親不見(亲),產不生(产),廠空空(厂),愛無心(爱)」,彷彿當年推出並普及化簡體字的周恩來爺爺是千古罪人。

我總覺得我應該為這個議題發表幾句感言。畢竟我自幼受黨的教育只認得簡體字,長大後又投靠敵方擁抱正體字,至今死都不肯回頭。甲方乙方都呆過,哪個路人比我更有資格發言的,請站出來!(挺胸)。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多年累積閱讀了上百篇相關討論文章。作者群個個都可以把中文文字發展歷史與其涵義之精深背得滾瓜爛熟,但這些人都有著同一個特點:他們都不是文盲。你不是魚兒,見不到牠寂寞的眼淚;正如同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會明白不識字的悲哀。

周恩來爺爺當時感悟到當一個國家大部份國民不認字時,很難有進步。他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與專家們攜手對數千個常用的中國文字進行了一次字體的簡化(這篇文章把簡化的前因後果描述地很好)。掃盲,成了當年中國的首要任務。從前我年幼體會不到識字的美好,長大後因見過許許多多位因為不會識字而感到自己沒有將來的祖國同胞,深感能讀書、認字、學習、思考是人間最美好的事情。

不少人問我:「簡體字真的會比正體字容易學習嗎?掃盲效果會比較好嗎?」從我的個人經驗來看,答案是肯定的。

我的爺爺是糖尿病患者,晚年健康不佳,家人為其尋找了長年照料者。這些照料者皆為女性,來自中國較不富裕的省市及農村。我們幾十年來為爺爺換過許多位照料者,她們無一例外都不曾接受過教育,僅有一位看得懂數字會簡單算數。

爺爺為了能讓她們識字,上市場買菜時不會上當受騙並且提升自信心,他耐心輔導她們從一二三四開始認起。爺爺是正體字的愛好者,他認為正體字才是中國文字文化的縮影。可在他教導的過程中發現,簡體字對於已成年學習能力不比孩童的人來說,成效好上許多。

爺爺當年是簡體字與正體字一起教,目的就是讓她們既能看懂在日常生活中會出現的簡體字,還能從正體字去了解中國文化。我記得,爺爺當時為了「雞」這個字頭痛過。正體字因為實在太難學,某位阿姨提出今後可否只學習簡體字「鸡」。她認為,正體字對她來說,難度太高。

從此以後,爺爺只教簡體字。很快的,阿姨們從一開始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後來會看路牌、能上街買菜、自己節假日去逛街都不成問題。有一次爺爺住院了,我回國探望他。在醫院,阿姨端來一碗熱湯給爺爺喝,爺爺喝完後阿姨把我拉到一旁。

她說:「槿兒,妳知道嗎?我剛才去熱湯,護士小姐不肯告訴我微波爐在哪裡,原本明明就是在樓梯口轉角處那裡。我看到牆上貼了張紙條,上面寫著 『微波爐在二樓』。我趕緊跑去二樓熱了湯,等下會去告訴醫院其他的姐妹們微波爐在哪裡。」

我從她的眼中看出了無奈,她感嘆其他姐妹們不會認字,只能甘願受氣四處拜託他人相助。可我也知道,她自從學會認字後,世界因此而變得不同。她可以寫信回家給女兒,告訴她媽媽有多想念她;她可以昂首挺胸地站在大街上,不自卑自己比別人矮一截。這些都是來自知識的力量,我們這些從小就有條件上學、接受教育的人不會明白懂得認字是多麼幸運。

簡體字在當年的中國,甚至在今時今日,依然極具掃盲的作用。中國政府每隔數年會公佈掃盲成效,可依我看來報表上的數字有經過美化,實際的文盲人數多出不少。中國黑戶口的人多,推廣計劃生育後,不少農村人為了把戶口名額留給男孩不為女孩報戶口,讓其享受不到免費國家教育。 直接導致農村女孩文盲比例高得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