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海浦東機場下飛機,我快速疾走,發現前面是我客戶,趕快上前去跟他打招呼。

「董事長,您怎麼也到上海來了?這次來是出公差嗎?」

他是一個電子業的老闆,但我記得他的營運據點在南方,在上海和蘇州好像沒有工廠。

「哈,我是來看一些個人的投資,這幾年我早就不太管公司經營的事,交給年輕人去處理。」

作為一個banker,我保持職業的好奇心,接著問他以投資什麼為主。

「說來不太好意思,都是一些小玩意兒,但簡單的說就是和老年人和小孩子有關的行業。」

我很羨慕他可以為自己的興趣而工作,同時也思考他所講的話,不愧是有敏銳的商業頭腦,抓住了人口結構改變所帶來的龐大商機。

台灣因為少子化,所以沒有兒童商機,這幾年不少幼兒業者都轉赴大陸發展;但老年化的趨勢兩岸皆同,與其說是商機,更多是危機。

上週印尼宣布,自2017年起,將逐步停止輸出幫傭至台灣、香港等亞洲地區,我爸爸、叔叔都是靠印傭照護,看來未來要想其他辦法。

行政院毛治國說,自2016年起,台灣15歲至65歲的勞動人口,每年將減少18萬人,呈「拋物線」下降。

長榮航空因為找不到足夠多空姐,最近主動召回一批35-45歲媽媽級的空姐,印度更誇張,開始回聘60歲「阿嬤級」空姐。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倒是老神在在,他說未來三年,七成人力將被機器人及自動化生產取代。

不要恨郭董,機器取代人類工作是全球現象,internet已成熟到一定程度,創造出許多新商業模式。

至於高端人力呢?則是大量外流,外籍高階白領人力引進卻呈現停滯,大部分都是補習班英文老師。

台灣的年輕人雖然往大陸跑,但也不見得有競爭力,海基會最近辦座談會,一位大陸台商表示台灣青年在陸工作像在打工度假,「人才談不上,奴才做不來」,十個有六個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