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一個有趣的問題:「若身邊有些朋友常常來抱怨,不管我怎麼給予建議,狀況似乎都不見好轉。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又會出現反覆抱怨相同的事情。到底我該怎麼幫忙他們才好?」

這還真是個麻煩但又常見的問題。

大家身邊總有一些認識的人,是常常會來跟你抱怨他的人生大小事。可能是老闆不公平、可能是同事不友善、可能是公婆岳父岳母不喜歡他、可能是朋友欺負他、也可能是情人或伴侶對他不好。總而言之,好似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情都被他們碰光了。

如果真的是命運多舛造化弄人的那種,通常你會覺得很同情,但愛抱怨的朋友往往又不是如此。聽他們講著講著,總會讓人覺得:「如果那件事情不要這麼處理」、或是「若換個觀點看這件事」,其實結果可能大不一樣。更傷腦筋的地方是,如果當事人抱怨完會做些改變,或是會讓自己遠離那個環境倒也罷,通常是第二天他們又默默的回到他們抱怨的環境中。然後,過一段時間後,卻又出現相同的不平並找你倒垃圾。

這問題處理起來其實很簡單,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唯一的麻煩在於這是一個兩難的處境:

意思是,你有兩個選項,但這兩個選項偏偏是互斥的。要嘛,你就當他的好朋友;要嘛,你就當他的救贖者。遺憾的是,當好朋友你就幫不了他;當救贖者你就很難繼續是他的好朋友。陪著他想方法,他可能會生氣;單純聽抱怨,他又一直陷在那狀況中…

但為何這兩條路不能兼容? 我打算用魯迅寫的這個故事來回答你:

------

《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作者,魯迅

奴才總不過是尋人訴苦。只要這樣,也只能這樣。有一日,他遇到一個聰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說,眼淚連成一線,就從眼角上直流下來。「你知道的。我所過的簡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這一餐又不過是高粱皮,連豬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這實在令人同情。」聰明人也慘然說。

「可不是麼!」他高興了。「可是做工是晝夜無休息的:清早擔水晚燒飯,上午跑街夜磨麵,晴洗衣裳雨張傘,冬燒汽爐夏打扇。半夜要煨銀耳,侍候主人耍錢;頭錢從來沒分,有時還挨皮鞭…。」

「唉唉…。」聰明人歎息著,眼圈有些發紅,似乎要下淚。

「先生!我這樣是敷衍不下去的。我總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麼法子呢?…」

「我想,你總會好起來…。」

「是麼?但願如此。可是我對先生訴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經舒坦得不少了。可見天理沒有滅絕…。」

但是,不幾日,他又不平起來了,仍然尋人去訴苦。「先生!」他流著眼淚說,「你知道的。我住的簡直比豬窩還不如。主人並不將我當人;他對他的叭兒狗還要好到幾萬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