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連結孩子的天賦

「男孩子喜歡娃娃有什麼好奇怪, 這也是藝術啊!」一直到我們夫婦倆聽到當代景觀雕塑藝術大師朱魯青教授的意見,才恍然大悟──自己受限在傳統框框裡,差點錯失孩子的天分。

要看出孩子在哪方面有天分、對哪件事有興趣,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的小孩很小就嶄露自己的天賦,有的孩子是在成長過程裡,慢慢摸索出來。Jason(吳季剛) 屬於前者,他愛畫畫,喜歡美的事物,從小就嶄露出對藝術的喜好。

小時候,我給兩兄弟吃布丁,Kevin(吳季衡)像大部分孩子,打開就直接吃,Jason 則不同。他會到廚房拿漂亮的小盤子、小湯匙,把布丁倒扣至盤上,在墨色焦糖上灑七彩的巧克力米,擺得漂漂亮亮,這時才坐下來,用小湯匙一口、一口挖來吃。

問他為什麼要這樣? 他會回答:「這樣美美的才好吃!」

Jason很喜歡吃甜點,愈美的,愈想吃。他會看糖霜、裝飾與點心之間的顏色搭配,好奇那些五顏六色的甜點嚐起來的味道。他除了品「味」,也審「美」。

Kevin上幼稚園前,我們住在娘家。我爸是退休公務人員,每天會發給兩個小孫子,一人一張日曆紙與畫筆。我注意到Jason只畫娃娃,不像哥哥,會畫小汽車、小魚等不同主題。

我那時心想, 會不會是他常跟表姐Wendy( 我哥哥的女兒)玩,所以都畫娃娃?我哥哥沒有兒子,非常疼愛Jason,Jason小時候也叫他爸爸。Wendy 大Jason七、八歲,我出嫁前帶過這個小女孩,所以她跟我們的感情很好,甚至叫我媽媽,而不叫姑姑。Wendy貼心又聰明,各方面表現都很好,是兩兄弟的榜樣。

那個年代的小女生很迷芭比娃娃,每回Jason去表姐家時,她就會拿出收藏的芭比娃娃和Jason 一起玩,或許,這是Jason設計天分的啟蒙點。

別受限傳統價值觀

最初,我不以為意,認為只要Jason上了小學,就不會那麼熱衷娃娃,無須太過擔心。但是,他卻愈來愈喜歡娃娃,到了著迷的程度,開始會吵著要買新娃娃。每次逛百貨公司,他常一頭鑽進娃娃專櫃,東看西看,愛不釋手。只要有新娃娃上市,他就會很興奮的要我們帶他去買。

以前的社會價值觀較保守,大家普遍認為,男生就該玩汽車、機器人等,娃娃是女生的玩具。Jason是個觀察力敏銳的孩子,也感受到旁人的異樣眼光,會不好意思拿去結帳,但又想買,他的折衷做法是自己進去晃一圈,再出來指給我們看他要陳列架上的哪個娃娃。

我也是這樣的認知。我跟先生說:「他喜歡娃娃沒有錯,但我們有必要一直買給他嗎?」為了這件事,我甚至去請教一位小兒科醫師。

「你兒子長得肥肥壯壯的,就是個小男孩,他喜歡娃娃有什麼關係?」醫師要我不用擔心。老實說,醫師的話無法讓我寬心,一直到先生轉述國際知名景觀雕塑大師朱魯青教授的話,我才恍然大悟──自己受限在傳統框框裡,差點錯失孩子的天分。

當時我先生是中興大學畜產學系系友會祕書長,為了製作系友會紀念雕塑品,與這位藝術大師相約在校區碰面,相談甚歡。談完正事,閒聊之際,先生向朱教授請教了一個影響我們對Jason教養態度的「關鍵」問題。「教授,想請教您一個有點傷腦筋的事,我有個兒子很喜歡娃娃,我們不確定該怎麼做,對他才是最好的?」

「哈哈!男孩子喜歡娃娃沒什麼好奇怪,你們不用在意,我自己就收藏了三百多個娃娃,娃娃是很美的藝術,也是我的靈感來源。」日後我們才知道,朱教授是全台蒐集精緻洋娃娃最多的人,從世界各國蒐集回來的娃娃,足以成立一座娃娃博物館。

先生告訴我大師的話,聽完後,我茅塞頓開。如果在國際設計大師的眼裡,娃娃就是一種藝術,我何必窮擔心,介意世俗的眼光?而且,經過我的長期觀察,Jason的確擁有藝術天分。心裡頭篤定、踏實後,在能力範圍內,或自己去買或託人,我們盡力幫孩子蒐集各國的芭比娃娃。

還有,Jason從小喜歡跟著外婆看京劇,電視播出的看不夠,見到郭小莊在國父紀念館公演的廣告,希望能跟著外婆到劇院欣賞。於是,我幫他買了票。

現場服務人員見到我媽媽帶著小孩來,怕他會吵鬧,本不讓孩子進去,Jason的外婆保證孩子一坐不住,馬上帶他出去,絕不會影響其他觀眾。沒想到,5 歲的他竟能安靜看完全場。問他哪裡好看?他回答我們:「我不是聽聲音,我在看女生主角的服飾與裝扮。」

當天分碰上現實環境

我們順著孩子的興趣,讓他做自己。不過,就算我們知道這是孩子的天分,但80年代的台灣學校教育保守傳統,Jason從森林幼稚園進入體制內的小學教育後,開始出現無法適應的狀況。這對我而言也是個挑戰,光是拿參加兩兄弟的學校家長會為例,我就要在兩種「心情」裡轉換、調適。

Kevin在校成績優異,參加他的家長會,聽到的都是讚美,我只要準備一顆愉悅的心就可以出門。如果是參加Jason 的家長會,導師常反應他在課堂上無法專注,要我多注意,並加強他的功課。老實說,這情形令人備感壓力。

Jason對制式、單調的學習不感興趣,注意力無法專注,寫字常是少一撇、一點,甚至會顛倒,我傷透腦筋,不知該怎麼辦?

另一個煩惱是,他靜不下來,整天精力充沛。小學的午休時間,對他而言簡直是酷刑,所以午覺時間他都是醒著,聽到老師的腳步聲,才假裝在睡覺。等老師走過又睜開眼,豎耳傾聽外界動靜,結果發現不少「祕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