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霸凌怎麼辦?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有人在裡面嗎?」新達噗哧地笑出聲來,一旁的龐哥使了個眼神,新達使盡力氣將水桶裡的水往蹲式廁所裡潑灑進去。接著兩人裝模作樣地用拖把將地板上的水一來一回地擦拭後,回教室交差了事。門後的小餘像隻被雨水淋濕的小貓般,身體蜷曲在角落的垃圾桶旁,害怕地顫抖著,遲遲不敢走出廁所。

「小餘,你是不想念了是不是?竟然把評量拿去回收?」范老師高高舉起手上的部編數學學習評量,封面上被畫滿了潦草的塗鴉。「如果這次不是新達發現,我看你又要找藉口說作業不見了,是不是?」小餘低頭不語,雙手不時焦慮地搓揉著。新達則和龐哥相視而笑。

抽屜裡滿是一枝枝被折斷的筆、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橡皮擦,以及被揉成像一顆棒球似的紙團。小餘戰戰兢兢地攤開紙張,眼眶濕潤地望著上面寫著不堪入目的粗話及三字經,以及大大的字跡:「你給我小心一點,最好叫你爸媽幫你轉學!」

小餘獨自落寞地在走廊上徘徊著,班上同學則一窩蜂往操場看大隊接力比賽,吶喊、加油。「我警告你,最好不要讓我在操場上看見,否則後果自行負責。」龐哥在數分鐘前對小餘撂下狠話,而像小跟班似的新達也握著拳頭作勢揮出。

沒有人知道小餘在學校到底發生什麼事,當然也沒有人會特別關注到他。班上同學只覺得他總是喜歡一個人行動,平時也不太愛和人家說話。僅在老師強迫分組時,這位看似孤僻的同學,勉強才有小組成員會和他說上兩句關於分組的內容。

下午四點的放學鐘響,總算讓小餘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這也是他一天裡最感到輕鬆自在的時刻。沒有參加安親班的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往西側門快步跑去。這時,遠遠地可以瞧見龐哥和新達背著沉甸甸、快拖在地上的書包,面無表情地排在東側門等候安親班的交通車抵達。

小餘心裡不時納悶著:「為什麼龐哥和新達兩個人總是要如此對我?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望著被畫滿塗鴉的學習評量,同時摸著口袋裡那張被揉成一團的紙球,小餘的心糾結著,擔心他們倆明天不知道又會如何對付自己──時時處在害怕與不安的自己。

遠離霸凌的祕訣指南

祕訣1 沉默不是金
祕訣2 我沒有錯!
祕訣3 你希望我怎麼做?
祕訣4 往人群靠近
祕訣5 讓能量展現

祕訣1沉默不是金
霸凌的陰影,總是籠罩在被霸凌者的心頭上,漸漸地,也讓他沉默起來。沉默,多少反映了孩子內心的恐懼與不安。沉默,多少也意味著孩子的無力、無助與無奈。但沉默不是金,沉默反而讓霸凌者予取予求,更加變本加厲,讓霸凌無限展延。

然而,要讓受霸凌者跳脫沉默,開口說出「霸凌」這件事,他需要十足的勇氣,以及當下有著讓他感到安全、自在氛圍的環境。你的教室是否具備這樣的條件?你是否有時間讓孩子來和你說話?你的處理是否足以讓孩子感到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