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還沒開春,釋昭慧一番天理昭昭,痛責台北市長柯文哲之言,立刻引來正反兩方翻「臉」大戰,為的是慈濟內湖社福園區開發案。因為柯文哲接受《建中青年》專訪主要是在說自己與財團對抗,談慈濟園區其實有一句話,「花一大筆錢買保護區的地,要改成開發,奇怪耶!

此案拖了10幾20年,時空環境大不同,說法是當年台北市政府與內政部基於國內缺乏兒童發展復健專業醫療單位,因此聯袂拜訪證嚴法師,並經過當時政府單位的引荐遴選與擔保後,才擇定內湖現址。從時間推算,拜訪證嚴的內政部長可能在黃昆輝或林豐正,台北市長則是黃大洲,但證嚴購地完成時間在1997年,此刻的台北市長已經是民進黨籍的陳水扁,前立委林正杰安排扁與證嚴見面,但當時以居民公投反對擱下,肆後兩任市長包括馬英九和郝龍斌,都沒讓此案通過,郝龍斌任內更直接確定保護區不得輕易變更的處理原則。由是觀之,要柯文哲同意此案,大概難如登天。

柯文哲「奇怪說」惹怒釋昭慧,因為這塊地自始非慈濟主動圈之,而是「政府」協助選定,20年開發不了,卻讓慈濟彷彿成了「十大惡人」,然而,釋昭慧點名柯文哲兩次「羞辱慈濟」,仇視照顧弱勢的良善團體,「有種,就用這套一再羞辱慈濟的狂言,拿來羞辱IS(伊斯蘭國)吧!」顯然是言重了,因為柯文哲從頭到尾除了「奇怪」,沒說任何重話,頂多擺明自己不贊成過度開發的立場罷了。

佛家人告誡眾生莫造口業,遑論高僧大德們,莫怪律師呂秋遠會反問:「伊斯蘭國又沒有要柯市長變更用地,眾生平等,幹嘛要市長『有種』去羞辱伊斯蘭國的眾生呢?」重點是:慈濟非要這塊保護區不可嗎?

20年前,台灣是發展重於開發,內湖早就變貌;如今則是環保重於發展,已開發的來不及,未開發的保持原樣,相信是絕大多數市民的心願。這個原則並非衝著慈濟而來,對所有的開發案,都應該審慎為之,遑論保護區意圖變更為開發案,建商、財團不可以做的事,絕對不因宗教而有任何特權,其理甚明。

佛教山頭叢林,為的是清修苦修,偏偏台灣的山頭叢林愈搞愈大,個個比氣派,比輝煌,一座山置滿各路神佛,都是山坡地,九成九是保護區,到了假日車水馬龍,水土都保持不了談何扶濟眾生?慈濟不是特例,卻成為箭靶子,只因為慈濟這些年,實在擴張太快,花蓮有園區、關渡有園區、三重有園區、三峽有園區、汐止有園區、桃園有區、苗栗有園區、台中有園區、台南有園區、高雄有園區…,弘法成了園區開發,就算慈濟不當自己是宗教團體而是「慈善團體」,扶弱濟貧需要這麼多園區、這麼多筆大面積土地嗎?套用柯文哲的評語:奇怪耶。

佛家講究慈悲喜捨,為了一塊地口出惡言,絕非慈悲,更談不上喜捨,而是捨不得,佛行人間也得遵行世間法,保護區能不能開發,當然不是上人說了算,而是政府主管機關依法說了才能算,與其衝著柯文哲罵人,招來更多辱罵,慈濟這回得學法鼓山聖嚴的教誨:面對它(爭議),放下它(園區),或許才是慈濟重拾人心的辦法,不捨(園區)哪能得(人心)呢?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