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愛情是什麼?豐富生活、調劑身心、傳宗接代?以上皆是。唯一錯的是,把它誤當成生命的全部。」

分手的方式有很多種,但結局卻常常只有兩種,就是:不那麼傷心以及很傷心。

因為來得太突然,你無法確定究竟是驚訝憤怒?還是心痛悲傷?就像是突然間挨了一記耳光,你還在微笑著,只感覺一陣風刮過自己的臉頰,你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呆站在原地,然後,熱辣辣地,一陣麻顫就衝了上來,痛。也因為力道太猛,只有悶悶地嗡嗡聲響在你的耳朵迴盪著,他說的分手的理由是什麼,你怎麼都沒有印象。終於,你才感覺到痛。

跟著,臉頰就溼了,你直覺那應該是血液,因為痛楚是從心臟湧出的,不是眼睛,所以你猜那會是紅色的液體,而不是眼淚。等了理智恢復的第一個念頭,你想到的還是他。他,為什麼不要你,是不是自己哪裡犯了錯?一定是自己不夠好,所以,他,才會決定分手。他離開你了,但你首先想到的、總是思考到的,卻全都是自責。

原來、原來,失戀最可怕的並不是他離開了你,而是你不問對錯的還想要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