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設計靈魂人物Jonathan Ive去年底受邀與倫敦設計博物館總監Deyan Sudjic對談,同行的還有他的好朋友、也已加入蘋果的Marc Newson,以及Terence Conran、Ron Arad和John Pawson。英國設計雜誌Dezeen記錄了這場對話的精彩片段,解說蘋果產品時一向沉穩的Jonathan Ive罕見的以極其強烈的措辭,表達他對設計教育的不滿,以及對於「找不到能做出實物的人才」的無奈。另外他也談及創意、剽竊與設計哲思。

談與電腦的初次相遇:以為自己是科技白癡,直到遇見 Mac

1980年代我讀藝術學校的時候,曾有一段恐怖的時光。有件事很古怪,我們使用科技產品的時候如果遇到困難,總是怪罪自己。但是食物如果很難吃我們會覺得食物很噁心(而不是自己的味蕾有問題)。那時我對電腦一竅不通,卻只能摸摸鼻子承認自己太笨,直到課程結束之際,我發現了Mac,自此我才恍然大悟,其實我很擅長操作電腦,我腦子一點也沒有問題,只是大學提供的電腦實在太難用了。

Jonathan Ive如此陳述他與Mac的初相遇,設法理解「那群做出這台電腦的人」有何種價值觀、專注的事情、在意的事物以及創造產品的原因。後來,21歲的他拿著大學累積的獎學金飛到加州,與那些「叛逆的人」會面。大學畢業之後,Jonathan在倫敦從事設計顧問,卻悶悶不樂。

我不喜歡為某些客戶服務,不是因為他們笨手笨腳,而是因為價值觀。我覺得跟他們合作像是在拋棄責任,一種高尚的責任。蘋果卻是我發自內心喜愛的,因此我在1992年加入他們。

談設計教育:無話可說,就是一場悲劇

Jonathan Ive受過英式正統設計教育,但他認為,英國的設計教育已今非昔比,因為學校已經失去指導學生「做出實體產品」的義務,而讓學生過度依賴「廉價」電腦,導致學生只知道用電腦程式「渲染」(rendering)出漂亮的假象,殊不知如果產品成真可能糟糕透頂。「如果目的本來就是平面圖像,那很好,但是既然現在你所要做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你到底該怎麼做呢?」他這麼說:

我們面試了一大批設計師,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出東西」,因為設計學校裡的工作坊太昂貴了,但是電腦很便宜。這很悲哀,你花了四年時間學習設計3D物體,卻連一個東西也沒做出來。

當然,Jonathan Ive並不是要學生因噎廢食,從此丟棄數位軟體。「我們用了很多尖端工具協助建立模型、創造原型,我不是要你們真的非得改用弓鋸(coping saw)做出每個東西。」他所要強調的是:

讓我們回到你做設計的動機與意義。為什麼你的直覺反應不是去弄一塊玻璃過來、反覆理解它,弄清楚你能怎麼運用這塊玻璃,反而是馬上打開電腦做玻璃杯的Alias的3D透視圖?

雖然1992年就搬到加州加入蘋果,但是Jonathan Ive生於英國,80年代在英國Newcastle Polytechnic(今已改為Northumbria University)修習工業設計。為何他對 30 年後的設計教育如此失望?因為近年來由於高昂的費用,英國許多大學的設計學院接連終止一系列實物製作的課程,二月Bucks New大學結束享譽盛名的傢俱設計課程,Falmouth大學也關掉了其「昂貴」且「空間成本高昂」的當代工藝學位,取而代之的是設立更多電腦相關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