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帶回家的,不只薪水。

有一位朋友曾經這樣和我描述他的童年到少年的家庭生活。

在比較小的時候,一直認為我爸是個很暴躁、易怒的人。我和妹妹都很怕爸爸,他總是板著一張臉,隨時不開心。常常晚回家,晚回家通常表示會喝醉。如果我們的成績不太好,他就更不開心,有時候會打,大部分時候只有罵。一個星期總有一次兩次要和媽媽吵架,有時只是口氣不好的拌嘴和臭臉、冷戰,有時候就是吼叫和對罵,丟東西。有幾次,還以為他們要離婚了。

所以,我一直很不喜歡爸爸,一直不喜歡我的家庭。我常希望生在另一個家庭,或者,如果我有一天當爸爸的時候,我一定要當個好爸爸。

後來,爸爸年紀大了,我長大了,慢慢覺得,其實爸爸個性本來不是個暴戾的人。我自己開始有工作經驗,並且片片斷斷地知道了爸爸年輕到中年的工作歷程。知道他在生意上曾經被出賣,曾經待在一個對他苛刻的公司,曾經和同事互相鬥爭,曾經好幾次不成功的工作轉換,他的目標和企圖心一次次被打擊和消磨,他要面對曾經對他寄以厚望的妻子、家人、娘家、老朋友、舊同學…。

我慢慢理解他為什麼好多年都板著一張臉,為什麼他容易為了小事和媽媽爭吵。這不只是事業順利不順利的問題,更是每天都面對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處境,什麼樣的場合。他每天受很多委屈,受很多攻擊,他也只好把這些帶回家裡。

過去二十幾年的時光無法重來,親子間的關係與感情也許很難變得很親密。但是,現在,我比較不怪他了,也許是轉換成了同情。

有些人帶回家滿身的酒氣,聲色場所的香水粉味。

有些人帶回家滿心的挫敗、滿腔的不如意,滿口的怨言與控訴。

家庭遭逢打擊的人,無論是另一半外遇,孩子行為脫序、家人重病危難…在事業上難專心,更難有傑出表現;完全同一個道理,在事業上有志難伸,走入困局,或是在扭曲險惡的環境中討生活,對一個人的家庭生活,當然也有很負面的影響。

即使事業沒有受挫折到影響家庭,事業也很高程度地決定了人生樣貌。

我們在25歲後,到60幾歲,將近有40年的寒暑,每天最精華的時間、大部分的時間和心力,會用在事業上,你會熟悉與事業相關的事;與事業無關的事,可以說是從你的人生之中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