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工程師 Robot Joe 在 Reddit 上的 Programmer Humor 幽默地分享了自己的經驗,把自己擔任工程師所碰到的種種荒謬軼聞,濃縮在一段關於工程師和燈泡的纏鬥,在無數工程師圈內產生了莫大的迴響與共鳴,和同樣體驗過的無奈與哀嘆。

(我是個前端工程師,但我想這對很多人應該都很耳熟)

有人說有 bug :「26 樓會議室的燈亮著,去關掉。」
bug 裡有個提示:「這應該只要花你 5 分鐘,不過就是關個開關而已。」

你來到了 26 樓的會議室,燈開著,但環顧四周,你找不到燈的開關。因此你打算自己裝個開關,但設計師卻過來告訴你說這會毀了整個房間的美感。會議室牆壁是水泥做的,如果用適當的工具,你可以很快裝好這個開關,但沒人會核准你去購買這些工具;而沒有這些工具,安裝這個開關至少要花上兩天。但他們卻又要求你馬上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怕 CEO 心血來潮來 26 樓逛逛,剛好經過會議室時問為什麼燈是開的。

這時候你開始接到 email,問你為什麼燈還是開的。
所以你現在必須停下工作,寄一封群組 email 解釋你的情況,而開始了一陣恐慌。

你知道光是在電子郵件上討論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這個 bug 標記著你的名字,也標記著今天的日期,所以要是今天沒解決,有麻煩的會是你。因此你爬上了會議室外走廊的天花板夾層裡,找到連接到會議室的燈的電線,並一刀剪斷。終於,問題解決了。

為了平息 email 串上的恐慌,你回報你解決問題的方法。

平靜了一陣子之後,大家開始關心接下來沒有辦法再開關會議室裡的燈。要是 CEO 想要在那裡開會怎麼辦?因此,他們要你把電線一路接到地下室,當有人想要開燈或關燈的時候,他們會找你,而那時候你就得跑下去地下室接電線。

你對你的老闆提出抗議,但他只說,「是啊,我了解這個情況並不理想。但這是我們目前唯一的解決方法。」

走到這步田地,你了解到你只有兩個選擇:要嘛聽他的繼續做,要嘛不幹了然後再去找別的工作。但你馬上想到,就算你換了一個新工作,新老闆還是非常有可能叫你做些同樣愚蠢的事情。

所以你硬著頭皮把電線從 26 樓一路接到地下室,當你抵達地下室時,你看到一叢紊亂的電線從牆壁中竄出,你立刻了解到那些是前人的傑作(現在你瞭解到把電線拉到地下室這個想法是哪來的了)。

你拉好電線,一一貼上標籤,並留下一張簡短的便條,向下一個被指派處理這些電線的人道歉。

你回到你的座位上,你發現有人留了通訊息給你。QA 又通報了同一個 bug:「我看到燈亮著。」

你跑回26樓的會議室,燈是關著的。你再一次回到你的座位上,然後把這個 bug 標示成已解決。

QA 又一次通報了這個 bug。「房間是亮的。」他們說。在你再次去查看那關著的燈泡後,你去找你的老闆,他卻叫你去檢查地下室的電線。你抗議你正看著那個燈泡而他確確實實是關著的。老闆告訴你,「我了解,但你這樣就能告訴 QA 你完全檢查了每個地方。」

你回報給 QA 說你檢查了燈泡也檢查了電線,一切都沒有問題,線沒接著,燈是關的。
「我沒說是燈泡的問題啊」QA 如是說,「我說有 bug 是指房間是亮的,那個房間太亮了,你不是應該拉上遮簾嗎?」

你反應遮簾不在你的管轄範圍內,而且 bug 指明叫你把燈關掉。

在不相信你的情況下,QA 寄了一封群組 email,詢問遮簾是否屬於 bug 的範圍。

過了好一陣子之後,一個來自 email 串的人打了通電話給你。

「理論上來說,」他們問,「有人要在26樓的會議室開會時,覺得房間太亮或太暗了,他們能夠自行開啟或關閉遮簾嗎?」

「可以。」你回答。

「我的意思是,如果是一個一般人呢?他們不需要問你就能知道怎麼做嗎?」

「是的,一般人可以,不需要問我。任何人都知道怎麼做。」

「太好了,非常好。那我們就先這樣。我會再安排一個會議跟大家討論遮簾的問題。」

好了,這個 bug 解決了。但在聽到諸多關於26樓的會議室的討論後,現在 CEO 想要在那裡開會。你收到一堆恐慌 email 告訴你他們需要開燈。

你到了地下室,接好了電線,回到你的座位上,然後發現迎接你的是 32 封新郵件。「出錯了!燈關著!」「這裏有問題!燈沒開!」「你到底有沒有看到我們寄的 email?」

第32封郵件:「沒事,燈開了」

當要關燈時,極為類似的過程再次發生。

但好消息是,在那次會議後,每個人都忘記26樓有會議室了,所以你也不用再管這個問題了。

本文獲「Inside」授權轉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