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苗栗、世大運」

眼尖的讀者應該知道為什麼要把它們放在一起?因為串起這3個名詞的核心就是「透支未來,債留子孫」。

首先來看看苗栗,負債為6都之外全國第1,如今連縣府員工的年終獎金都有可能泡湯,苗栗縣府還公告,因為財政吃緊,9千多名縣府員工的1.5個月年終獎金,決定將在農曆年後「視情況發放」,希望縣府員工能共體時艱。

苗栗縣政府的財政會走到今天這般田地,許多人都不意外,畢竟網路上實在太多資料,告訴我們前縣長劉政鴻任內究竟如何用力「建設」苗栗

如果把公部門也當成一家公司,如何運用資產來創造價值是贏得股東(選民)支持的關鍵,但這前提是,提高股東權益報酬率的同時,是否是一定得用更大槓桿和舉債來創造收益,就是每個總經理和董事長(縣市長)得不斷權衡的。

簡單說,假如原本一家公司資產(負債+股東權益)有100億,負債佔20億,每年獲利10億,等於是創造10%的資產報酬率。如果現在多去舉債40億,總債務變成60億,讓資產變成140億,如果要維持原本10%資產報酬率,等於每年要賺14億,以獲利成長角度來看,是增加40%,但是負債卻是增加2倍,這就是苗縣政府坐吃山空的原因,最可怕的是原本預估的10%資產報酬率,現在恐怕還難以維持。

這樣經營模式的公司,就是會被股神巴菲特列入拒絕往來的名單。因為舉凡是需要不斷投資來開發新產品,或者是得要不斷更新設備提高產能的,這些都需要先花錢,但能不能「穩定的賺」卻都是未知數,錢得先花卻看不到收益,這對資本家很傷,但對經理人來說,卻是記功論獎的好方式,反正有做事,出包了也不是在我任內,到時候再來把經營不善的罪名掛在繼任者身上,也許有人會反駁:沒有燒錢,就不會有創新,台積電不每年花100億美元資本支出,哪有可能今年配息可以提高到4.5元的歷史新高,巴菲特只是老派的想法,對地方建設也一樣,難道要看苗栗三十年如一日嗎?

私人公司的投資是風險自負,是全體股東和債務人一起承擔,錢賠光了那是你家的事;但政府部門的失敗投資卻是綿延好幾代,從你阿公到你孫子都可能遭殃,公司會消失,但政府不會消失,等於跑不了和尚也跑不了廟,不信,看看希臘就知道。

新上任的希臘左翼新政府成員正在馬不停蹄地訪問歐洲國家,尋求對減輕希臘債務的支持。目前,希臘債務總額高達2400億歐元,希臘現在的債務相當於希臘總經濟產出的175%,等於希臘人辛苦一年做生產的總值,拿去還債還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