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到以色列後生了老大。老大三個半月大就進了「托嬰中心」,我對於要怎麼養小孩這件事,完全是跟著「托嬰中心」學的。老大開始吃副食品後,婆婆每次看到她吃得滿臉、滿手、滿頭髮、滿地,總是要跟我抱怨這種新養法把小孩搞得這麼髒:

「我們以前都把食物全放進攪拌器,打成泥之後用湯匙餵小孩。那有讓小孩一歲之前就自己吃這種事。」

所以,讓小孩自己吃飯,在以色列也不是做了很多年的事情。至少我們這一代當初都不是這樣養大的。

老一輩的人並不覺得他們那樣養大的小孩會比較笨,所以專家的「訓練手眼協調、發展手部小肌肉…」等理由也沒有完全說服他們,但當他們幫忙帶孫子時,為了不讓媳婦起衝突而被兒子唸順應新的教育潮流,也就很認命的讓孫子用這樣的方式自己吃。

而讓我覺得有趣的是,以色列社會也就很快的接受了這樣的理論跟作法,讓我有次忍不住要問幼稚園園長對這件事的看法。

談完兒童發展理論之後,園長想了想之後告訴我:「還有,我們覺得讓小孩早些發展出自己的飲食喜好是重要的,這是發展自我的一部份」

「啥?」我聽到後楞了一下

「對啊,如果一直被餵食,不能自己選擇,那裡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園長這麼說

這就讓我想起我很久很久以前看到的一部電影,叫做「落跑新娘」,片中的女主角是個人見人愛,什麼都好的女孩。但每次論及婚嫁,準備進禮堂前,她就開始覺得不對勁而落跑。男主角觀察到女主角的和善背後其實隱藏著她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重大問題。所以當男人問她喜歡煎蛋嗎?她就說是,問她喜歡炒蛋嗎?她也說是。基本上她因為沒有自己的喜好跟想法,所以就會附和別人的喜好,因此而誤導了那些喜歡她的男人,以為她跟他們一樣!

男主角離開女主角之前,要女主角好好想想、好好試試,真正問問自己倒底喜歡什麼口味、什麼作法的蛋。

當初我看到這段,眼淚也跟著飆出。因為那時快30歲的我,還真的不知道我喜歡吃的蛋是什麼口味的-從小向來是有什麼蛋就吃什麼蛋,誰膽子這麼大敢跟長輩說不喜歡吃的?而且也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啊?我的生活總有人幫我決定得好好的。

再說,自己的喜好有什麼重要?和氣不起衝突才是生存之道。

嫁了雅爸之後,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兩個人總會為了誰要決定家中的大小事互踢皮球。

「妳是不知道猶太人是女性當家嗎?老公大小事都聽老婆的」雅爸總是會半開玩笑的這樣跟我說。

而每次我說我沒有意見時,他也還是會很堅持的說:「妳當然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妳不習慣說出來而已。」

其實雅爸是對的。我對事情都有我的意見,但我也習慣為了維持好關係而忽略跟隱忍自己的喜好去附和別人,而到最後就會搞不清楚自己倒底要什麼,喜歡什麼!

被他這樣訓練了好幾年後,我才漸漸習慣碰到事情要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知道要如何拒絕別人,也才漸漸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喜歡吃荷包蛋跟水煮蛋,而是喜歡吃蔥花炒蛋。好像開始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會呈現在對飲食的選擇上。

也難怪,以色列的教育哲學會把讓小孩自己吃飯視為是讓孩子做自己,認識自己的一環啊!

所以,到現在,如果有朋友搞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時,我都還是會忍不住的問一句:煎蛋,炒蛋,荷包蛋,水煮蛋,你喜歡那一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