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邀請去澳門參加一個「兩岸四地協同創新論壇」,晚餐時,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香港大學副校長,我們相談甚歡。

由於他的學生來自各地,我特別請他做一個比較。

「大陸學生最聰明,企圖心強,但創意不夠;香港學生比較功利主義,大陸學生給他們很大的壓力;至於台灣學生呢,創意最強,但就是不積極。」

我告訴他這個叫做「小確幸」。

我不常去澳門,但近幾年每次去都有不同感受,感到這個城市在動,在快速發展。

下午我演講主題是「打造及連結全球創新生態系統」,我提到每個地方推動創新作法不同,必須根據當地特色。比如說香港是金融中心,所以發展互聯網金融,但如果是澳門,則應有不同思維。

很可惜澳門代表似乎不認同我的說法,他表示澳門也想發展網路金融。其實澳門和珠海橫琴特區連結,有許多新政策,包括中藥、醫療保健和文創,都是好題目。

澳門最大的危機在於其本業-博弈。習近平加強反腐後內地遊客大幅減少,成也博弈,敗也博弈,所以要進行第二次產業轉型,尋找新增長點。

每個城市由於外在環境變化,必須不斷轉型,才能保持競爭力。大西洋城原為美國第二大賭城,但由於外地賭場執照開放,面臨破產命運。反觀新加坡,由於適時開放了賭場,給沉悶的城市帶來新面貌。

台灣呢?馬祖賭場要到2018年才能啟動,成功機會渺茫。

大陸所有城市中,深圳的轉型最令人刮目相看。十多年前,深圳還是廉價勞工的代名詞,台商就是從這裡發跡。幾年前,深圳提出「騰籠換鳥」戰略,不再擁抱像富士康這樣的企業,積極往高附加價值端移動,如今已成為全中國最創新的城市。

2014年,深圳GDP成長10%,高於北上廣,科技、金融龍頭匯集,如騰訊、華為、平安保險。深圳成功的關鍵在於其一開始就面對全球市場,而非國內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