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是日本秋冬最讓人垂涎的珍味,十二月的東京行,我....竟然吃了四次白子!更妙的是,這四道白子有四種不同的烹調方法。

白子,其實就是魚類的精囊。在日本,最常見的是鱈魚白子,最讓饕客瘋狂的則是河豚白子;在這次吃的白子中,我一不小心,就吃到了天然河豚的白子。

有些人覺得白子軟軟糊糊的,很噁心,所以不敢吃,但我就是特愛這種會讓人膽固醇衝破表的食材,那種滑嫩肥美,吃來常有不枉此生之感。

這回,第一次吃到白子的地方,是銀座的一間立食吧—「銀座しまだ(Shimada)」。

對,立食,就是站著吃。但別小看這家立食吧,主廚島田博司可是大有來頭,他曾經是米其林三星餐廳麻布幸村的主廚,有感於三星餐廳往往只有少數人才花得起錢享用的到,於是在銀座的一個小角落,開起了這家立食吧,以破壞性的價格,提供高檔食材、精湛的料理,讓人為之瘋狂。

一趟東京行居然吃了四次》秋冬限定的這一味,讓我膽固醇破表被醫生罵也要吃!
銀座しまだ每天的菜色都寫在黑板上,賣完即劃掉

每天的料理都寫在黑板上,我一看到黑板上有兩種白子,立刻就點來吃。

一趟東京行居然吃了四次》秋冬限定的這一味,讓我膽固醇破表被醫生罵也要吃!
燒白子

第一道白子是燒白子,也就是用烤的鱈魚白子。擠上一點酸橘汁液,咬下去,白子特有的乳狀感在口中散開,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難怪燒白子會讓那麼多人喜愛。在我吃完燒白子後,沒多久,這道菜,就從黑板上劃掉,因為....賣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