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網友問我,是不是回台灣過春節了呢?為什麼在臉書上,總是可以看到我在某一些台灣臉書的活動粉絲網頁上,按下「參加」的選項:比如參加某某網友的創作發表會、手工藝品市集、咖啡座的演講聚會等等。有人問,你現在到底人是在瑞士,還是在台灣呢?

對我來說,人在哪裡並不重要,心在哪裡最重要。

因為,我喜歡看著在黑暗中,用自己生命、燃燒熱度、散發光明的人。即使在黑暗之中,依舊努力伸出我們的雙手,在空中摸索,想抓住屬於自己一線光明,那樣的人。雖然我不認識他們,雖然在黑暗中,我們彼此並不認識,但是我依舊可以感受到他們追求光明的渴望。而我,只是希望用一個小小的按鍵動作,用理解與支持,來表達不管如何,溫暖與希望永遠在。

有人在黑暗裡

有人在黑暗裡,
有人在光明中,
光明中的人你看到了,
黑暗裡的卻無人看見。

《三便士歌劇》·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歲末寒冬。看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不停飄著大雪。想起過去這一年,台灣發生的好多好多事。心裡隱隱約約想起了布萊希特的句子,那一些在黑暗裡的人們。

在黑暗裡,為生存吶喊的人們。在黑暗裡,流淚傷心的人們。在黑暗裡,抓不到未來、對一切感到徬徨的人們。那可能是一些大時代的運動,讓我們不知道該站在哪一邊,而感到一種深深的困惑;也可能是對生活,偶爾一絲絲小小的無奈,不知道是否應該毅然決然,改變人生的跑道;那也可能,是突如其來的一場意外災難,讓我們在嘆息中,一次次面對恐懼的傷痛…

布萊希特筆下,那一群「光明中的人」,事實上指的是,被社會目光所圍繞的既得利益者。這一些「被人所看見的人」,不外乎是社會價值所推崇的成功者。包括有權勢的官員、有財富的階級等等都是…布萊希特認為,在這一個世界上,我們往往忽略了與自己利益不相干的事,缺乏對另一個人、另一個群體的同理心。也因此,看不見他們在黑暗中摸索,究竟經歷了怎樣痛苦與迷惘的過程。

在黑暗中發光

離開台灣已經十幾年了。這十幾年,都是在異鄉過年的。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這樣很可憐,好沒有家的感覺。剛開始我也以為是,逕自哀嘆了幾年。但後來我發現,生命自然會安排一些巧合,讓原本看來蠻悲傷的境遇,也依舊能找到某種歡樂的意趣。

比如,首先我發現,台灣過年的時候,很巧地,瑞士也放假。在台灣,我們過的是年假,而我在瑞士同時間放的假,則叫做「白色星期 (Semaine blanche)」

「白色假期」其實是瑞士中小學,讓孩子們去滑雪的例定假期。滑雪是瑞士重要的國民運動,二月又是飄雪的季節。這時候,許多瑞士父母,會跟工作單位請假,特地帶孩子去阿爾卑斯山滑雪。也有些學校,會趁這一個假期,安排學生參加滑雪營或其他休閒旅遊活動,目的就是要孩子們好好利用有雪的假期。此外,最貼心的是,政府考慮到,如果所有瑞士中小學同時放假,那麼所有人萬一都要上阿爾卑斯山滑雪,可能會造成人潮擁擠;所以,瑞士每一州之間,會彼此協調錯開彼此的「白色假期」,確保不會擁擠塞車,以免壞了大家度假的興致。

除了瑞士的白色假期,能讓我依舊感受到台灣放假的快樂之外,還有一個最有意思的巧合,就屬瑞士的嘉年華 ( Carnaval )了 。

在異鄉過年,我學會:先愛自己,散發出來的光亮才最動人
照片提供:黃世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