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國家需要一流夥伴


國家制度是造成無法進步的幫凶—

現在的台灣如同一個罹患重症的病人,大家忙著找醫生,拿一堆藥拚命補,卻造成身體的負荷更沉重,忘了只要人的體質調好,自然就會恢復健康。

今天的台灣,整個社會都在關注食品安全、房價到教改等各式各樣問題,但所有討論都只看到問題表象,沒有看到問題的根源—法令、制度和政府運作方式,其實才是關鍵。

每次去幫高級文官上課演講,我都會提醒同仁,看到人家進步不要羨慕,而是要學習他們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策?他們的法令和制度規章跟台灣有何不同?其他國家的公務員平均學歷沒有台灣高,為何可以有新觀念?

台灣被自己的民主制度綁架

這當中非常重要是政府運作的彈性。台灣的公務體系沒有彈性,公務員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不被鼓勵,甚至不被允許。因為採購法、人事制度等法規全綁死,好人才在僵化制度中無法發揮,好創見在層層框架中被磨得消失殆盡。

過去,外國記者採訪國土規劃相關議題,新聞局都會安排到我的辦公室,當我談完之後,他們都覺得沉重,問說:「李教授,是否可以給最後的評論?」我的最後評論是,「我們的國家被自己的民主制度給綁架了。」

台灣從1987年解嚴後,經過27年的民主發展,但走到今天,大家開始產生懷疑,這樣的民主是民主嗎?真正的民主是這樣運作的嗎?台灣到底是民粹、還是民主?台灣社會有足夠公民意識,以及建構公民社會的基礎嗎?

從我過去在政府服務的經驗,我可以想像,不論是立法院或行政院,當我們談「台灣要如何成為一流國家?」他們沒有興趣,因為官員和立委要做的是明天、後天,一年後可以看到成效的事,若3年後還沒有成果的議題就不碰,因為這是下任的事情。

人人都想要立竿見影,不願抬起頭看看未來,以至於愈小的事情,愈用顯微鏡去看,愈大的事情愈沒有人在意。這才是台灣的最大危機。

國家制度是造成無法進步的幫凶

國家制度往往造成國家無法進步。有沒有人想過立委選舉採用小選區制度,對國家造成的傷害?按照現行制度,立委的選區比市議員還小,以新莊來說是30萬人選一個立委,但看看新北市議員選區,單一個選區就涵蓋新莊、泰山、五股和林口。

小選區造成的結果是,我們的國會議員為了爭取選票,要更專心做選民服務,關注的都是選區內事務,如此一來,誰還願意談國土規劃、談能源政策,或是水的回收再利用?對立委來說,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談這些沒有選票,也不會有人支持,造成立法院內談的不是攸關國家長遠發展的政策,視野也愈來愈限縮在眼前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