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是一種空虛的行為。」曾經放浪不羈的瀟灑浪子,在遇到了生命中2個小天使後,有感而發講出了這句話。

他是黃哲斌,筆鋒犀利的部落客,如今雖然頭髮稍白了點,卻遮不住當年的帥氣;他擁有16年以上報社記者資歷,見證過大報時代的風光;當年上高級餐廳、買名牌樣樣不缺,卻在經歷孩子意外報到後,人生產生重大轉變,現在的職業是每天跟在2個兒子後面跑的全職「奶爸」,偶爾寫寫專欄「兼差」。

一位曾經與黃哲斌共事10年的同事向記者「爆料」,過去的黃哲斌擁有花錢不手軟的能耐,每個月大部分的錢都花在買紅酒、名牌、交女友。當我們向他求證,他才不好意思地坦白,過去他每個月會花1/3的薪水在紅酒上,「我只喝2、3,000元的酒,1,000元以下的紅酒我喝了會頭痛!」而花錢在女友身上,他開玩笑的說:「這是必要支出!」

不只如此,他還每年買一套要價近5萬元的BOSS西裝,身上從鋼筆、皮夾到筆記本都是萬寶龍。然而,現在我們見到的卻是穿著平價毛衣、背著不到1,000元的後背包,談起育兒經就眼睛發亮、滔滔不絕,完全跌破我們眼鏡。

原來,改變黃哲斌的關鍵是,暱稱為「黃大寶」與「黃二寶」的兩個兒子!「所有消費的優先順序都以孩子為主,我覺得那是收支重分配的過程,你知道你有更重要的開銷需要付,優先順序重新排序。」

例如,他沒有小孩前,旅行花費是家庭的最大支出,現在最大固定開銷則是小孩每個月2萬元的幼稚園加安親班學費。他戒菸、不買名牌西裝、紅酒變成大賣場幾百元一瓶就滿足,奇妙的是,現在喝了不會頭痛。

身為精省奶爸,小孩衣服他會挑換季折扣或是有會員折扣時購入,哥哥穿完給弟弟穿。他也盡力控制任何奢侈的購物行為,雖然難免有失手的時候,但太太知道他已經比以前收斂許多,因此不會太嚴苛。

其實在二寶出生的2010年,黃哲斌還是報社記者,但為了抗議政府對媒體的置入性行銷憤而離職,少了月薪10幾萬元,收入頓時銳減一半,還必須負擔2個兒子的開銷。

為了節省,他決定自己帶孩子,省下了每個月2萬元的保母費,「很多人會問說為什麼不是太太在家帶孩子?但我認為不用照著一般家庭分工的性別觀念,太太小我10歲,職業正在上坡期,而我沒有全職工作,我可以當freelancer(自由工作者)賺稿費,但如果我太太不工作、在家帶小孩,就完全沒有任何收入,這是經過財務規畫的考量。」

他從過去每個月平均5萬元的家庭開銷估算,如果在不奢侈的情況之下,他只要每個月接的稿費水準維持在原本薪水的一半,就可以讓家庭收支維持在平衡的狀態。

因此,他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每天忙著去市場買菜、接小孩,下午4點以後都是跟小孩共處的時間,生活過得比過去更加充實,身邊的人也都非常驚訝他會那麼樂在其中。

在孩子金錢觀的教育上,黃哲斌也不遺餘力。他現在每週會給孩子零用錢,並且看著他們把錢存進存錢筒。

他現在每週給9歲的大寶跟5歲的二寶100元,並且各給一個存錢筒,有多餘的錢就自己存進去,「我跟他們講好,一年裡面只有生日跟耶誕節我會買禮物,其餘時間他要買玩具,就自己存錢去買,自然而然他們就會想,這玩具要多少錢?我要存多久才能買到。」這樣的訓練方式,教導孩子延遲享樂,不是所有東西都是理所當然可得到。

此外,他也運用「相對鼓勵提撥計畫」。例如:大寶很想要一個樂高2,000元,要存很久才能買到,黃哲斌就跟大寶說:「如果你幫媽媽做家事或搥背,每一次就多給你20元;如果你這禮拜表現特別好,你存下100元,我就再多幫你存100元。」

但黃哲斌不用孩子「看不到」的銀行帳戶,堅持使用「看得見」的存錢筒,「要讓他們有短期的報酬,至少知道錢存下來,最後他是可以支配的,可以買他喜歡的東西!」

現在的黃哲斌,從孩子身上得到了滿足,再也不會因為空虛而過度消費,生活也過得更充實、圓滿。

作者簡介_Smart 智富月刊

《Smart智富》成立於1998年,提供股票、基金、期權、黃金、外幣、債市、房地產、保險、退休規劃、消費觀念等投資理財領域的知識、情報與課程服務。旗下產品有台灣發行量最大的理財月刊-《Smart智富》月刊、排行榜常勝軍-《Smart智富》密技雙月刊、《平民股神教你不蝕本投資術》《權證小哥教你十萬變千萬》等財經暢銷書,以及DVD、課程講座、大型論壇、facebook等,全方位服務投資族群需求。

網站:Smart 自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