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教育體系有個假設:最有效的教育發生在名校教室,名師站在台上啟朱脣開金口,學生在台下安靜聆聽和抄寫,將知識源源不斷灌輸到腦袋之中。那些擅於在位子上安靜坐正,經年累月接受知識灌輸的學生,我們認為他們是優等生,將來會特別有成就,因為他們正在用最快速有效的方式學習。

真的是這樣嗎?

一位從小學就失學,國一被棄養,高中混黑道的年輕人,矇進大學時,26個英文字母都背不全。他錯過許多年的知識灌輸,所以他人生沒有希望了嗎?如果他希望開始追趕,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端坐在教室中認真聽課嗎?

這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我的受訪者詹姆士,也就是《天啊!這間公司一個月給我8萬,當初應徵竟然不看我的學歷》以及《在起跑點輸到破底又如何》被黑道養大,18歲只會從A讀到G,現在卻是外商工程師》這兩篇文章的主角。他整個中學階段失學,淪落幫派,但他進大學之後,兩年之內開始用程式賺取生活費,畢業時就運用自己的專業能力爭取到澳商的程式工程師,三年內升任專案經理,月收入達到八萬。

詹姆士的歷程讓我明白一件事:人生真正重要的只有最後一張牌 -- 到了三十歲,人人看的是工作能力與實際績效,誰還管你高中學校和大學名次?如同李安以「臥虎藏龍」證明自己的能耐,過去曾經失業七年一點也無礙他的成就。

但詹姆士又是如何在四年之內,從國小五年級的程度,爬升到專業高手等級?接受名師補習、長時間聽課、接受密集灌輸,所以能快速追趕嗎?

不,他靠的是:在校自學。

在校自學第一招:善用無窮無盡無成本的線上資源

詹姆士被送到馬來西亞吉隆坡讀大學的時候,其實心裡覺悟了:這是他人生的最後機會。他的知識水準只有國小五年級程度,沒有任何畢業證書,如果他不想一輩子當黑道,他在大學階段要非常努力,迎頭趕上。

馬來西亞的大學都是英語授課,詹姆士當時的英文程度是英文字只記到G,H就看不懂了,上課根本鴨子聽雷,什麼都學不到 -- 所以學會英文是他當時的第一要務。怎麼學英文呢?他看到別人使用電腦很羨慕, 於是他從課本之中,挑了那本極厚的電腦概論下手。

每天一早,學校圖書館一開門,詹姆士就衝進圖書館,霸佔一台電腦,然後翻開電腦概論課本,逐字從金山字典(網路上的英漢字典)查出中文解釋,並且背誦讀音 -- 也就是說,他開始在完全不會英文的情況下翻譯整本書,並且一邊學電腦概論這門知識。他每天從圖書館開門讀到關門,那一年,詹姆士的食物只有兩種:白土司或泡麵。

隨著電腦概論這本書漸漸讀通,他逐漸會講蹩腳的英文,開始斷斷續續聽得懂別人的對話。在大一之後,詹姆士發現自己對程式較有興趣,雖然他原本選的科系和程式關係較遠,但是他從大學二年級開始,就主動透過網路教學平台《尚學堂》學習Java語言,而且透過各種線上技術論壇(如CSDN),吸收最新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