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上台之後,創造了無數名言,有些觸及意識形態的敏感神經(「兩國一制」、「殖民論」),有些則是暴衝傷人(破銅爛鐵說),這兩類都很容易登上媒體版面,屢屢成為頭版頭。

其他一些談話,因為爭議性較低,不太受到重視,但柯文哲似乎將之視為其當前政策的根本,那就有必要好好探討一番。這類文句中最具代表性者,即是批評財團的:「你在法律上一切都合法,但社會觀感不佳。」

自他上任以來,似乎只有聯合報在一月底以「黑白集」的小社論形式批判過這個「社會觀感不佳說」,其主要論理脈絡是:你說財團BOT的社會觀感不佳,但宇昌案和你MG149的社會觀感就很「佳」嗎?

聯合報這個類比,就是標準的藍軍文宣思維了。宇昌案當時是蔡英文聲勢拉不起來的原因,但現在看來,「社會觀感」似乎不是負面,而且一提到宇昌案,大家只覺得國民黨真是可惡,為了選舉傷害台灣生技業,「社會觀感不佳」的反而是國民黨了。

MG149也是類似的狀況,柯文哲還因此募款爆炸咧,哪裡觀感不佳?所以聯合報的批判沒什麼說服力,有點自打嘴巴。

另一種反對「社會觀感不佳說」的立論,是主張「法律是道德的底線,所以合法當然就是合於道德,社會觀感怎麼可能會不佳呢?」

我們在大學教倫理學時,通常第一堂就會致力破除「法律是道德底線」這個錯誤觀念。有些道德的核心(底線)部份難以明文規範,像「愛」是很多道德系統的根基,但法律就難以完整的規範「愛」。

此外,立法者可能懷有惡意,或是思慮不周全,使得合法的狀況反而產生不道德的結果。是以在學理上,法律和道德是兩個自有天地的領域,只有部份交集,也有完全不重疊的部份,因此法律不必然是道德的底線,合法不必然合於道德,也就有可能「社會觀感不佳」了。

現有反對論證都不夠健全,不代表柯文哲的說法就是天經地義。我認為他雖然舉著道德大旗(觀感不佳當然是指道德部份),但本質上還是種政治權謀,是種手段。手段本身沒什麼太大的對錯,對錯要看這手段所達成的結果。